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完美重生 > 214章 怀疑
    沈川在兜里拿出证件扔在桌子上;“这是我的证件!”

    乘警拿起来看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川说道“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跟上级联系,确认证件的真假。”

    “啊?哦!”乘警摇头,笑着说道,“不用,不用,证件的真假我还是能看出来的。”说完把证件还给沈川,“您太低调了,要是早点拿出证据,也不用这么麻烦了。”

    沈川笑了笑“千帆过境我是客,何必太张扬,想要活得美,就要学着删繁就简,去掉生活里多余的东西,生活才能少一些烦恼,看淡一切,活在当下,享受普通人的身份,才能开心快乐。再说,没有任务的时候,其实我就是一名普通人。”

    一番话说得乘警一愣一愣的,虽然他不知道这109局是什么部门,但并不影响他对沈川的形象再一次拔高,变得更加高大起来,看看,怪不得人家年纪轻轻就是处长,团级干部,就这觉悟,谁能赶得上?

    接下来的谈话相当融洽,两个人有说有笑,最后聊起了家常,这让不远处做笔录的一男一女很不满意,但不满他们也不敢起幺蛾子。因为这个年代的警察威慑力还是很大的,不像后世,一些没有素质的老娘们,敢跟警察撒泼。

    “老赵,笔录做完了。”一名乘警走过来,好奇的看了沈川一眼。

    老赵站起身,跟沈川握了握手“沈川同志,耽误你休息。”

    沈川说道“配合你们工作,也是我的义务。”

    除了周爱玲,其他人都睡了,都知道他的尿性,没人担心他,等沈川回来,周爱玲一笑,很失望的说道。

    “警察怎么就没把你抓起来呢。”

    沈川翻了个白眼“把我抓起来,你不得哭啊。”

    “我为什么要哭!”周爱玲站起身,把沈川脱下来的衣服挂在挂钩上,仰身躺在沈川怀里,“都说啥了,跟我说说呗。”

    “有啥好说的,就是做个笔录!”沈川拍拍周爱玲,“这又不是自己家,快点起来去睡觉,你看看都几点了。”

    “我不困!”周爱玲撒娇的在沈川怀里扭了扭,这让沈川荷尔蒙瞬间飙升,周爱玲感觉到了沈川某个地方的变化,不禁噗嗤一笑,接着又故意的扭了扭。

    沈川呻吟一声“姐,姐姐,我求你了,咱别玩了行吗?快点去睡觉。”

    周爱玲见好就收,笑嘻嘻的说道;“好吧,今天饶了你。”说完起身,躺回自己床位上。

    乘警老赵已经对一男一女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的批评教育“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行为已经构成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以及寻衅滋事罪?那位沈川同志没跟你们计较,要是真的计较起来,你们两个拘留都是轻的,还告人家伤害,你有什么证据说他打你了,你们身上有伤吗?倒是人家,有那么多人作证,说你们霸占床位,扰乱公共场所秩序,寻衅滋事,还侮辱人家。更严重的是,一旦事情弄大了,到时候你们两个麻烦更大,不管是检察院还是法院,为了平息事态,很有可能判你们三年两年的。”

    老赵是连吓唬再敲打,把中年人和他的女人,真的弄得六神无主了,心里也有些慌,这个年代,只要不是相关领域人员,普通的老百姓,除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还真没有几个懂法的。

    老赵这样敲打吓唬他们,倒不是为了帮沈川,已经知道了沈川身份,怎么可能担心会报复。他是为了不让这两个家伙再闹,给他惹麻烦,就这么点破事,抓不能抓,拘也不能拘,要是继续闹下去,他这一晚上不用干别的了。

    “行了!”老赵挥了挥手,“回去睡觉吧,那位沈川同志,明天早上七点多到锦川就下车了,你们别闹了,再闹对你们没好处。”

    中年人带着他的女人走了,老赵揉了揉太阳穴,嘟囔的骂了一句什么,对另外两名乘警说道“你们两个去睡一会吧,我值班,有事在叫你们。”

    一名乘警正在看老赵的笔录“老赵,这个沈川20岁,是什么109局的处长,还是中校,问题不小啊,你怎么就放他走了?”

    老赵笑着说道“身份证是真的!”

    那名乘警说道“这个109局你听说过吗?”

    老赵摇头“没有!”

    那名乘警说道“我也没听过,很有可能是假的!”

    老赵说道“109局,这个地方你和我都没听说过,那他造假有什么用?比如现在,你都怀疑了,他拿这个身份干什么违法的事情,能干的成吗?所以我认为,这个身份很可能是真的。”

    那名乘警还是担忧的说道“万一不是真的呢?”

    老赵说道“只要身份证是真的,就没问题,我们完全可以向上面汇报核实,要是假的,身份信息都记录了,他跑的了吗?要是真的,我们现在把人抓了,可不是一个道歉就能解决的。毕竟人家的身份在这摆着呢,我们挨顿批,给个党内警告都是轻的。”

    那名乘警不说话了,因为他也觉得,现在要是抓人,一旦抓错了,倒霉的还是他们。

    中年人和女人回到车厢,看到沈川已经睡了,两个眼中都冒出火焰,但想到乘警的话,什么把报复的想法都没有了,把自己的包和大哥大拿好,转身就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一夜无眠而伴月,有的人睡得很香,有的人在思考,月亮也有很多的情怀。霞光,黎明不知不觉地咬破了夜的唇,一抹艳阳在天际若隐若现。

    七点,列车的喇叭里,传来熟悉的歌声。

    “我看到满片花儿的开放,隐隐约约有声歌唱,开出它最灿烂笑的模样,要比那日光还要亮……”

    沈禾一激灵的坐了起来,抬头看着车顶,嘿嘿一阵傻笑“我的歌!”

    周爱玲也起了床,听到歌声一笑,拍拍沈川“懒蛋,起来了,收拾收拾,该下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