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妃至上:夫君,很诚实 > 第三十九章 恼羞成怒的君子离
    夜晚,璀璨星空点缀夜幕,星星点点煞是迷人。

    不绝于耳的丝竹声,觥筹交错的杯璧声,在一宅子中频频传出。

    柳楣坐在主位,看着林烟五人“不知几位小友,是哪里人?”

    林烟正了正身子,笑着道“我们几人是璇玑学院的学子,此次下山是执行学院任务。”

    柳楣眼中精光一闪,璇玑学院好啊!璇玑学院的学子百里挑一,这次抓住采花大盗是稳稳的事了,他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嘿嘿嘿……

    “义父,几位客人问你话呢。”柳净书看见自家笑得一脸荡漾的义父,嘴角微抽。

    柳楣反映过来,现在是在洗尘宴上,遂笑道“刚刚老夫为几位小友的到来太高兴了,有失礼之处,还望海涵,不知小友刚要问我什么?”

    柳净书听到自家话说的文绉绉的义父,暗暗白了一眼能不高兴吗?有人来帮你抓采花大盗了。

    “城主大人,能具体说一些关于采花大盗的事吗?”林烟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看着主位上的柳楣。

    “这,不急,明天老夫让净书与你们说说采花大盗的事,今天大家几位小友只管吃好。”柳楣摸着自己不存在的胡须,爽朗的笑道。

    “净书,明天你便跟着几位小友去了解情况。”

    柳净书眉眼微垂“知道了,义父。”

    林烟几人在席间暗中对视一眼,今晚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看来只有明天从那年轻男子口中得知了。

    清晨。

    林烟几人想到刚刚柳净书给他们讲的关于采花大盗的消息,不由滑落几根黑线,现在的采花大盗都这么挑了吗?

    “柳大哥,可以带我们去拜访那些受害的姑娘吗?”

    柳净书听到林烟的要求,也不意外“可以是可以,不过结果可能会不是那么的理想。”

    林烟看了眼一言难尽的柳净书,转而笑道“柳大哥不必担心,我们既是来抓采花大盗的,自然能承受最差的结果。”

    柳净书看了眼误会自己话中意思的林烟,暗叹一声。少年人,想的太简单了。

    “既如此,我们这就去吧。”

    见柳净书同意了自己的请求,林烟眼眸一亮,拉着几人便跟在了柳净书身后。

    “是这?”左羽生抱着剑,看着眼前的深深庭院。

    柳净书点头,“这是水城的第一位受害者。”

    “那我们敲门问问吧。”紫封打量着门口的两座大狮子。

    “你们,找谁啊?”一个脑袋从大门内探出,疑惑的看着门外的几人。

    左羽生撑住门“我们是来找你们家小姐了解采花大盗的事。”

    林烟几人听见左羽生这直接欠揍的语气,不由抚额。

    果然,如他们所料,人家直接把门给关了。

    “切”左羽生捂着自己差点被门夹伤的俊脸,愤愤的用力的踢了门一脚。

    “我们去下一户人家吧。”林烟无奈的看了眼左羽生。

    “行。”

    眨眼间,大半天过去了,清晨的朝霞也已经变成了晚间的余晖。

    “唉,一点有用的都没能问出来。”几人垂头丧气的回到城主府。

    柳净书压住嘴角的笑意“其实这很正常,我以前去也是这样。”

    林烟几人想到当初柳净书听到他们要去找受害人了解情况,那一言难尽的表情,现在也终于知道了,他口中的结果不太理想是什么了。

    他们以为结果不太理想是当事人不配合,受的刺激太大,可事实上,他们完全想错了,真正的结果不太理想是,当事人太配合了,简直称之为热情,他们就那样听了一大半天关于那采花大盗的各种赞美词,其中一句有用的都没有。

    “其实,也不是什么发现都没有。”今天一直沉默的君子离突然出声打断了几人的长吁短叹。

    “你们有没有发现,他们每个人的房间窗棂上都有一朵红色的花。”

    林烟想了想,点了点头。“是有一朵花。”

    君子离“那种花被称作幻谜之花,花香可以让一个人产生幻觉,觉得自己恍若身置仙境。”

    紫封接过话“难道,每次采花大盗去一个受害者那,都要先放一朵幻谜之花,迷幻受害者?”

    林烟“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每个受害者都说,那天晚上是她们最幸福最快乐的时刻了。”

    “那我们就可以从那花入手了。”左羽生从椅子上跳下来,兴奋的拍手道。

    “那种花,在我们水城并不常见,不过我曾在一处郊外见到过,之后,便再也没见过了。”柳净书感叹道。

    几人听此,略有些失望,如此看来,这件事是没法从此处入手了。

    只能等采花大盗自动出现,她们才有可能将他抓捕。不过看这城里的姑娘,似乎都对那采花大盗有种莫名的崇拜,就算他出现了,也难保不齐,她们会给他通风报信,替他打掩护逃走。

    几人愁啊……

    “其实,我们可以吸引他主动在我们布置好的陷阱里现身。”全程一直冷漠脸的月池,看着几人紧锁眉头,出声。

    紫封看了一眼自家发小“办法是不错,可是怎么吸引他主动在我们面前现身。”

    月池继续冷漠脸“他不是喜欢美名远播的才女吗?只要我们这边有人是美名远播的才女,他不就会主动现身了。”

    柳净书拍案叫绝“这位小兄弟的主意不错。”

    林烟凉凉的看了月池一眼“我们这边哪来的美名远播的才女。”

    几人闻言,第一时间看向了小组中唯一的一名女性林烟。

    林烟面部微抽,“看着我干嘛?我不可能。”

    几人默默的叹了一口气,的确,林烟只有十一岁,身量都还没有长开,只是一个黄毛丫头,采花大盗再没品,也不会找上她啊。

    林烟感觉到周围几人那惋惜的眼神,面部抽搐。

    “你们这边也没有适合的人吗?”月池抬头看向柳净书。

    柳净书摇了摇头“没有,我们城里的人几乎都被采花大盗给迷了心智。”

    左羽生坐在椅子上,胡乱的看着周围的摆设,突然眼睛一亮。

    “表弟,你可以男扮女装啊!”

    “噗”

    林烟几人听到左羽生的话,嘴里的茶水尽数喷在了左羽生的脸上。

    左羽生抹了一把脸,头发上沾着几片茶叶,面色铁青“你们是故意的吧。”

    “咳咳,哈哈哈”

    几人看见左羽生的狼狈样,先是咳嗽了几声,下一瞬哈哈大笑。

    左羽生看着几人乐不可支的模样,脸色更黑了。

    “我觉得刚刚那个想法真的不错。”林烟从那场闹剧中收回心,打量了一遍君子离,越看越是觉得可行。

    这次君子离的脸黑了“哪里可行了?那为什么不是他们几人?”

    林烟闻言看了一眼左羽生几人,摇头“他们不成,看背影一看就知道是男的。”

    左羽生见自家表弟脸色铁青,搭腔道“对啊,我们几人一看背影就知道是男的了,表弟你不一样。”

    左羽生又想到了自家表弟小时候的窘事,有一次,他们俩人出门,走在半路上,自家表弟被认为是一个小姑娘,那件事他笑了好久。当然,他笑了好久的代价便是骨折躺在床上一个月。

    左羽生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腿骨,感受到它还是完整的,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柳净书摸着下巴“我也觉得,这位小兄弟你穿上女装,肯定雌雄难辨。”

    紫封“别说,我现在越看越觉得君子离你比林烟看着还像女的。”

    林烟……她怎么不像女的了?

    月池瞥到林烟不开心的神色,将原本要说的话咽了回去,改口道“其实,你换上女装也不一定像女的。”

    君子离脸色铁青的看着几人,“滚。”

    最后,在几人轮番上阵的劝说下,君子离同意了这个丧权辱格的要求,不过他要求,这件事除了在场的五人知道外,绝对不能有除他之外的第六个人知道。

    “这样,我先找几个人去散播我城主府来了一个才貌双全的美女,吸引他上钩。之后,这几天,君小兄弟穿着女装去城里走走。”

    在劝说成功君子离答应穿女装后,柳净书几人接着讨论剩下的事宜。

    几人对于这样的安排,没有一丝异议。

    左羽生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自家十分憋屈的表弟,有种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第二天。

    “走吧,出去逛逛。”林烟拉着君子离的手便要往外走。

    “放,放开,男女授受不亲。”君子离别过眼,耳尖红红的将手从林烟的手中拉出。

    “现在,你是女的。”林烟不顾君子离的反抗,又拉住了君子离的手往外走。

    君子离低着头,感觉自己的心快要跳出来一般,感受到手中那细滑柔软的小手,君子离白皙的面庞上,悄然染上了一层嫣红。

    “君”林烟回过头正准备问君子离有什么想玩的,却看见他脸上晕着一层薄薄的嫣红。

    “你抹胭脂了啊,脸怎么这么红。”

    “瞎说什么。”君子离见林烟盯着自己的脸一直看,恼羞成怒的甩开林烟的手,往前跑去。

    紫封几人隐藏在暗处,砸吧着嘴“真是耶,君子离的脸真的好红,不会真的是抹了胭脂吧。”

    真相帝左羽生一副看破不说破的笑了笑,他家表弟无非不过是害羞了,恼羞成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