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十四章:思绪飘摇
    天上的云朵在飘荡,太阳的光芒万丈透过云层被遮掩盖了本有的明亮,只有几丝不甘的光芒涌出云层,细细的照射在天际上,像是一只毛笔,又像是流星的尾巴。

    烟海城一中外的一家餐馆里,四个人方方正正的坐在椅子上,气氛很是怪异。

    林小妮看着桌上的菜没有一丝食欲,因为太生气。

    赵荏苒盯着文韶华说道:“这个事怎么算!”

    “什么怎么算?”文韶华不屑的说道。

    听到这话,赵荏苒还未发怒,林小妮先红着眼睛且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男朋友都没有抱过我,你凭什么占我便宜?”

    听到这话,元倾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调侃道:“多大点就有男朋友了?不怕回家你妈收拾你?”

    林小妮用着杀人似的目光看着元倾,看了一会,想到某个人,又花痴的笑了出来,双手抱拳在胸口自言自语道:“我男朋友可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品质优良,长得又帅,最关键的是温柔。”说着目光斜视文韶华和元倾说道:“比某些人要强很多倍。”

    赵荏苒听到这话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事情有必要炫耀吗?但转眼看到林小妮冰冷的目光盯着自己,忽然才发现自己无奈的情形被她看见了,这便是林小妮的逆鳞。

    “嗯!”赵荏苒严肃的点着头说道:“他男朋友确确实实很优秀!”

    文韶华听到这话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惹的两女一阵仇视。

    “咳咳!”元倾在旁边半天没有说出来一句想要说的话,终于忍不住的说道:“要不咱们先动筷?”

    赵荏苒和林小妮听到这话,彼此相视一眼,然后转过头由赵荏苒说道:“先说好,吃饭归吃饭,人情归人情,也就是说,哪怕我们吃了你们的饭,也不落你们的人情!”

    元倾无所谓的摊了摊手,文韶华不屑的笑了一声。

    赵荏苒和林小妮见状便拿起筷子开始吃了起来。

    清蒸牛排,糖醋里脊,酸辣土豆丝,炖羊肉,辣子炒肉——两人一样也没落下,端是行如风,静如松——关键也没有静,只有动。

    两人的筷子声就差带起风声,开玩笑,免费吃饭,不吃个开心还吃什么?赵荏苒和林小妮的心声是统一的。

    文韶华和元倾拿着筷子目瞪口呆,心想是真的饿了吗?

    两人哪有多饿,只是各有各的想法而已。

    赵荏苒想的是花的不管是谁的钱,只要有文韶华的份,那我就往死里吃,虽然吃不到你破产,但吃到你心疼总行吧?

    林小妮则想的是荏苒既然如此放的开,那我也放的开。

    文韶华伸出筷子想要夹块糖醋里脊,但忽的赵荏苒的筷子甩了过来一把抢过来文韶华夹的里脊肉;文韶华又再次下手,赵荏苒依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声的速度夺来那块肉。

    两人你来我往不亦乐乎,但元倾渐渐的却看出来有些不对劲,尤其是他们之间也没有目光交流,只是针对,而且还很默契。

    有句话怎么说的?那便是默契到极点便是了解。

    “你们两个以前认识吗?”元倾忽然问道。

    赵荏苒和文韶华忽然一愣,双双放下筷子转过头且异口同声的说道:“谁认识这个玩意?”

    林小妮筷子上夹着的牛排掉了下来,元倾若有所思的看着他们两个。

    他们两个的脸都红了,红的像是红苹果。

    …………

    饭局散了,直到最后元倾和文韶华也没有说出自己想要说的话。

    两人走出饭馆,又向前走了没有一百米,然后一同停了下来,接着两人苦笑了一下,便进去了——在他们头顶上悬挂的是一块牌匾——烟海正宗牛肉面。

    两人刷刷的吃着面,文韶华口齿不清的问道:“你叫她究竟想要说什么?”

    元倾同样口齿不清的说道:“那你呢?非要跟过来干什么?”

    “你先说。”

    “为什么?”

    “提出问题先自答。”

    元倾吃着面,又喝了一口汤,然后点了点头说道:“也对!我先来。”

    接着他放下了碗说道:“我想我对她心动了。”

    文韶华听到这话也放下了碗,想了想说道:“然后呢?”

    “该你了。”元倾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文韶华沉默了一会,最终说道:“心情不好,饭有点咸。”

    思念如潮水,潮水如柳絮,柳絮如秘密,秘密如思念,心情不好,饭有点咸。

    问非所答,这便是思绪乱了。

    文韶华看着牛大碗里漂浮的香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阳光透过窗户反射在他的脸上,拉出斜斜的一个长影,元倾也沉默不语,深思且熟虑着些什么。

    时光会使人成长,时光也会促人老去——文韶华看着血红的牛汤最终想到。

    赵荏苒回到家已经快两点钟了。打开门,望了一眼空荡荡的房屋,心想今天又没有人做饭,然后很是熟悉的走到桌前将压在玻璃杯下的五块钱装进口袋,美滋滋的想到下午可以去买根头绳了。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选择中午必须回来。

    离开家之前,赵荏苒又随意的望了一眼家里客厅茶台上压着的一张照片,歪着头想了想,然后便出了门。

    在路上,赵荏苒脑海里回荡着林小妮回来的时候问她的话:“你和文韶华以前认识吗?”

    赵荏苒当时没有回答她,即使回答也是那句口头禅:“谁会认识那个玩意?”

    她心想马上我就要反击了,你让我难受我便让你不好过。(女人就是这么个‘玩意’。汗,女同胞可别打我!随便说说别当真)

    赵荏苒家中的装饰很是简洁,白色的茶台白色的桌椅,赵荏苒走时忘了关的窗户吹进来的风扬起白色的窗纱,窗纱又拂过茶台上的玻璃。玻璃下,压着的是两个小小的人儿的照片——一个是扎着辫子的姑娘,一个揪着姑娘衣服的小子。

    那时候赵荏苒小小的,扎着两根辫子,在院里耀武扬威的欺负着同龄人,而恰恰文韶华便是其中一员。当时的文韶华哪里懂得自己家所拥有的财富,就连赵荏苒所住的这栋楼都他家里的,然而有什么用呢?见到赵荏苒的第一面,文韶华就被狠狠揍了一顿,回去也不敢说是被人打了,关键是被一个女孩打了,哪怕年幼如他,也明白这并不是一个光彩的事情。小孩子之间的吵闹往往一个转身便会和好,他们两个也一样,甚至关系还比寻常人好的多。

    那时候小小的文韶华对小小的赵荏苒说:“以后长大了我娶你。”

    小小的赵荏苒挥着小小的拳头说道:“你不娶我,我就揍你!”

    他们之间的关系没有维持多久,文韶华就被接到城外的别墅里去住,从那以后两人就再未见过面。这便是他们小时候的故事。

    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人的想法由非常想见到儿时的玩伴再到可能见了也认不出来那就罢了,最后便渐渐遗忘在了心底,直到两人升入高中一年级,在学校里班主任念过大家的名字后,两人彼此震惊的看着对方一眼,便由于害羞或者难以为情的心思没有说出一句:咦,原来是你?

    文韶华自我介绍,赵荏苒和林小妮偷着笑,这才是他们多年后的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