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九章:风雨欲落
    事实上,赵荏苒回来烟海城不过一周时间,与文韶华见面不过隔了一天,但他们之间的见面都很自然,甚至说是默契。

    你捧束花就以为我能够帮你?

    文韶华摊了摊手,随手将花扔在了地上,说道:“也是,没什么意思。”

    早上赵荏苒和文玉在床上躺着聊了很多事情,还没来得及感怀现在,文韶华便来了,直接找到了文玉的家中。

    文玉站在赵荏苒的身后,看着文韶华穿着西装,剪着简短的发型,以及嘴角若有若无的笑容,不由得醉了起来,用网络流行话来讲,就是犯花痴了。

    她想对对方打个招呼,以前好歹也是同学,心中想着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文韶华先开口了。

    “滚!”文韶华看也未看一眼文玉。

    赵荏苒皱了皱眉头,伸出胳膊挡着文韶华说道:“凭什么?”

    文韶华没有理会赵荏苒,接着对文玉说道:“再不走,我让这栋房子的主人从此见到你便想弄死你,你信不信?”

    文玉委屈极了,心想谁没个痛处,有必要吗?再说了,我在这里住着,你让我滚哪去?”虽然这么想着,但她敢说出口吗?

    文玉匆匆收拾了收拾,然后拍了拍赵荏苒的肩膀,头也没回的出了门。

    今天阳光并不热烈,像是离的天际比平时远很多,然而其实是看不见的雾和白云遮挡住了绝大部份阳光。这就导致阳光从窗台上照射进来,照射在桌上映的橘黄,照射在两人脸上却映的苍白。

    文玉在楼上的一间咖啡厅里呆了没多久,那间房屋的主人来了。也可以说是包养文玉的那个男人来了。

    他大约四十岁左右,一圈头发在头顶绕着圈,稀稀拉拉的,带着一副眼镜,不像文人,也不像老板——准确来说是个暴发户。

    他坐在文玉旁边,要了一杯咖啡,随意的问道:“文韶华?”

    文玉慵懒的捂了捂嘴打了一个哈欠,然后说道:“嗯。”

    那男人沉默了很久才说道:“你要的那个包今晚就去买。”

    文玉微嘲道:“怎么舍得买了?”

    那男人平静的说道:“各取所需而已,既然你能和文韶华扯上关系,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买,但是事后你让他帮我些忙就行。”

    听到这话,文玉低着头有些黯然的说道:“我就这点作用吗?”

    那男人看到文玉这幅模样有些不喜的说道:“都是明白人,谁不知道谁?”

    “谁不知道谁?对,我知道我没本事,你有老婆,我只能做你的小三,但我不过就是想让你来我这里多住一段时间而已,你至于话说这么明白吗?”文玉抬起头,眼圈泛红,看着那男人委屈的说道。

    后者沉默了半响,终于一把将她揽到了怀里,哄小女孩般的哄道:“知道了,以后直接给我说就行,别压抑在心里,这样对健康不好。”

    听到这话,文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说道:“就像你似的头发都脱光了吗?”

    文玉没有在乎咖啡厅里别人的目光,依偎在男人怀里,看着窗外想到一句话:阳光不媚,流年似水,仿佛爱情都是这般无理。

    “无理?”文韶华坐在沙发上舒服的靠在沙发背上说道:“有什么无理?我们也不说那些虚的,我喜欢你,所以我们重新开始吧!”

    赵荏苒盯着他的眼睛认真的说道:“这样真没有道理,何况,你的目的是汉港的那些文件而已,我给你说了,我只是个幌子,真正拿着文件的人我也不知道是谁。”

    听到这话文韶华忽然大笑了起来,放佛听到着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以为我在乎那个?”文韶华看着赵荏苒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似的说道:“不过就是一个前景稍好的公司而已,我之所以想要拿下他,不过是懒得再去发展一个这样的公司。”说着他认真的看着赵荏苒继续道:“那样的公司我想组建多少就能组建多少!”

    赵荏苒有些愕然的问道:“那你搞那么多手段干什么?”

    文韶华疑惑的说道:“手段?我搞得那些叫手段?”

    赵荏苒不相信的看着文韶华说道:“你就直说,你的目的是什么?”

    文韶华听到这话,沉默了起来,许久之后才站了起来走到赵荏苒面前,认真的说道:“如果可以,我希望得到汉港公司的文件资料,我会给你保证我拿到这些东西不会给汉港造成任何经济损失,同时,我是真的希望你和我重新开始。”

    湖水怎么形容?宝石怎么形容?形容这些东西的时候都可以用一句话来表现出,明晃晃的,是的,文韶华的眼睛就像湖水,就像是宝石一样明晃晃的,晃的赵荏苒脸红,明亮的如同星星。

    但,赵荏苒还是没有相信,她说道:“你到底要那些文件资料干什么?”

    文韶华摊了摊手说道:“还能干什么,不过就是嫌麻烦而已,有了他们的资料,我照猫画虎再组建一家公司便成了。”

    赵荏苒斩钉截铁的说道:“不行,我不相信你。”

    文韶华认真的说道:“不行便算了,但是你要相信我。”说着一把抱住了赵荏苒,赵荏苒能感到文韶华的情绪有些伤感。

    “讲真的,十八岁那年我家里发生了那样的大事,我确确实实很是恨你的父亲,而且在那种事情的背景下,我能对你有什么好脾气吗?上代人的那些事情不过是场孽缘。”说着文韶华双手攥着赵荏苒的肩膀,然后直视着她:“你走了没多久,我便想通了这件事情,而且这次你回来告诉我你没有花那些钱,我真的很开心。”文韶华说着说着便流下了泪水,赵荏苒想起那些往事也迷离了眼睛。

    她很想对文韶华说声对不起,但想到如果道歉能解决问题,她早给对方道歉了。

    她将手放在文韶华的脸上,看着他流着泪,眼睛红的像只兔子一样,还有头发中夹杂着的白发,以及棱角分明的脸庞,心想这些年来,你过的肯定没有我好。

    赵荏苒这样想着便哭了出来。她扑进文韶华的怀中,哽咽道:“我知道你那时候恨我,恨不得我去死,但是我从来都不知道那些事情,我爸也从未给我说过,事发的时候我觉得天都塌了,我第一时间想到便是你,我想安慰你,可你却让我滚,我实在没有办法便去了意大利,哪怕在那边,我也没有忘记你,可我能力有限,查不到你的消息,我真的真的很怕你会出事……”

    文韶华的背已经被赵荏苒的泪水打湿,他抱着赵荏苒听着她的那些话,一瞬间似乎忘了他现在是谁,仿佛两个人还是那些年的两个学生,百无聊赖的看着夕阳西下便能惆怅不已,那时候……

    (接下来会讲到曾经他们的故事,篇幅应该足够讲清楚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当然,写本书的时候便构思到这部分,当时想着是放在开头还是中间,甚至是结束的时候,但是写着写着发现这里用插叙的手法最合适,那就放在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