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二章:流云三尺
    晚上,烟海城整座城市的灯光部亮起,照着这座城市,有人悲伤,有人开怀,也有人彻夜不眠,怀疑着某些事情。

    傍晚的时候,赵荏苒和林小妮以及文玉吃完火锅,她便随同林小妮住到了后者的家中,文玉则自己回了家。

    两人喝多了酒,摇摇晃晃的进门,还未脱掉外套,乔路电话便打给了林小妮。

    “元倾出事了!”乔路语气很快:“死了,从文韶华的办公室跳了下去。”

    林小妮正在脱外套,手机放的免提,她一愣,看了看赵荏苒,又看了看手机,心想你他哥的,人家死了你激动个什么?又想到乔路的性子,向来藏不住话,这会没有马上来找自己说这个事情已经算是稳重了。

    关键是,自己为什么要按免提?而且,死了?林小妮有些醉,怀疑是不是听错。

    赵荏苒闻言也愣了愣,随即没有说话,表情平静,缓缓脱了外套进了房间,站在客厅外的阳台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小妮跟了过来,想说些什么,但无从开口,心里不停的埋怨着乔路的大嘴巴。

    晚风吹过夜色,两人沉默了许久,赵荏苒忽然开口说道:“他过的怎么样?”

    他过的怎么样?

    他过的可好?

    他是否和曾经一样?

    他最近如何?

    这些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问候,也是颇有关系的人向另一个人常问的话。

    关键在于,赵荏苒问的是谁?

    林小妮心想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知道了答案。

    “烟海城的首富!想来不差。”

    赵荏苒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林小妮赶紧解释了两句:“乔路知道你回来了,所以才关注他们的,发生这样大的事情,其实不用他说,明天城便众人皆知,他就是想让我给你打打预防针,谁知道我按了免提,他开口便说……”林小妮看着赵荏苒的脸色平静,停了下来,有些尴尬。

    “你不喜欢文玉,但总归碍着面子,不好开口,甚至为了掩饰,你和她聊的很好。”赵荏苒忽然说道,然后转过头看着林小妮,摸着她的脸说道:“我在你眼里,是不是也这样?”

    听到这话,林小妮眼泪刷的一下便下来了,她有些难过,也有些生气,盯着赵荏苒说道:“这么些年来,你也不相信我?”

    赵荏苒忽然抱住了她,说道:“我很难受,为什么那时候没有人相信我?你知道吗?这十年我在意大利是如何挺了过来的,我真的……”

    林小妮被她这么一弄,瞬间便有些心疼她起来,是啊,那些岁月,如同腊月里的寒冬,大雪飞扬,冰霜盖世,更差点杀死了这个女孩。

    “那你这次回来,为了什么?”林小妮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在她想来,赵荏苒的性格必然不会因为怀旧或者什么才回来回来看这座城市,除非是有目的,或者为了他!

    赵荏苒啜泣着,眼泪打湿了林小妮的后背,半响她才抬起头红着眼睛看着林小妮说道:“我快死了,快穷死了,在那里混不下去了!”

    林小妮拍了拍脑袋,有些头疼,心想自己怎么没想到是这样。

    入夜后,赵荏苒已经熟睡过去,林小妮冲了一杯咖啡,坐在床上望着赵荏苒有些苍白的脸,心想,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回来了,为什么元倾就会死?那么你卡上的那些钱呢?

    林小妮想腻了,又望了望窗外的明月,喃喃道:“没有人敢小瞧你,你为的又是什么?”林小妮又看了一眼赵荏苒,端起咖啡抿了一口,只觉得有些苦,又下床抓了一把糖扔了进去。

    十二年前,大家都在高中的时候,文韶华便是校园里谁也招惹不起的存在,根本没有人有勇气或者有实力去招惹他,因为那时候烟海城第一集团公司海昌便是他们家的,而且,他也不是一个柔弱的人,林小妮想起那年景赵荏苒将那个不可一世的文韶华给揍了一顿的场景,嘴角微微翘起。

    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那么你呢?林小妮又转过头看了一眼赵荏苒,目光满是怜惜。

    第二天一早,赵荏苒揉了揉微微疼痛的脑袋,发现林小妮已经去上班,这栋屋子只剩下她一个人。

    她起床穿上衣服,去客厅了接了一杯热水,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的那束吊灯映下的橘黄的灯光,有些无聊。

    喝了一口水,她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旁边,望着脚下的高楼。

    若是文玉在这里,一眼就看出来她这个样子和文韶华很像很像。

    背手,望楼,思考,再怀念,这便是赵荏苒和文韶华。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赵荏苒睫毛上,赵荏苒有些无力。

    她并没有考虑好接下来该何去何从。

    意大利那边是呆不住了,在国内总是感觉比国外好,回家总比在外漂泊好——然而,她忽然又想到,自己的家呢?

    蓝天如水,思念如絮,她的家早没了。

    …………

    林小妮家在六楼,很是方便。赵荏苒站在窗户旁边甚至能看见街上行人用的什么牌子的手机,她的视力一向很好。

    一个穿着牛仔衣的青年低着头插着耳机走着路,仿佛在黄浦江畔寻找迷失的爱人,耳边的歌声便是他这毕生的追求;一对情侣偎依着对着面前的那河指指点点,如同看着璀璨冷寂的星海,水波摇晃,晃出点点星光;一个不断回头望着自己身后的老人,像是在告别昨日,但他走的很慢,慢的不像是在走,好像是在回忆昨天。

    走的快了,容易错过一些风景。

    赵荏苒又望着远处的那河,那河叫什么来着?好像叫东河?她又想起来,从这里算起,隔着两条街还有一条河,叫南河。她默默想着,好像就是在那里,文韶华让自己滚的。

    不负韶华,时光荏苒……

    忽然一阵猛烈的门铃声响起,她猛地抬头,发现自己早已泪流满面。

    深深呼了几口气,擦干了眼泪,心想最近为什么老回忆以前的事情,又想到大清早的是谁这么按门铃?

    赵荏苒打开门,只见一个有些邋遢的男子,身上穿着的衣服有些脏,她甚至能看见他的头发上的那些头皮屑。

    她眯了眯眼睛,忽然有些吃惊。

    “你回来了?”乔路摸着脑袋笑呵呵的道。

    “乔路?”赵荏苒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乔路大大咧咧的进了门,回头说道:“不然呢?”

    不等赵荏苒说话,乔路又接着说:“工地上刚下来,帮小妮取份文件。”

    “她怎么不喊我帮她取?”赵荏苒问道。

    “你多久没回来了,哪里知道她在哪上班。”乔路说着从桌子上翻着林小妮的文件。

    赵荏苒站在门口,有些恍惚,望着乔路犹如上辈子认识的人。

    “你怎么……”赵荏苒没有说下去。

    乔路找到了文件,听到赵荏苒的话,笑道:“没办法,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我在搞装修,别看我这个样子,一个月收入随随便便能养活小妮!”

    赵荏苒有些难过,是为乔路难过。

    乔路走了,赵荏苒躺在沙发上,脑海里满是乔路刚刚的模样,邋遢,衣服破旧,根本和自己脑海里的乔路不一样。

    她心想,韶华终究会杀死某个人,再让他重新活过来。

    到了中午,林小妮下班回来了。

    刚进门,便看见赵荏苒在客厅里脱了外衣,穿着内衣在地上做着瑜伽。

    “什么时候好这个?”林小妮说道。

    “意大利。”赵荏苒闭着眼睛说道。

    林小妮撇了下嘴,说道:“没意思。”

    赵荏苒睁开眼睛:“什么才有意思?”

    “挣钱!”林小妮脱了外衣,接了一杯水,转过头对赵荏苒说道:“中午吃什么?”

    “我做好了。”赵荏苒指着桌上。

    林小妮这才看到桌上放着的饭菜,眼睛放着光,又问道:“还是意大利?”

    赵荏苒点了点头。

    吃完饭,林小妮斜躺在赵荏苒怀里,揉着她的头发,问道:“回来呆多久?”

    赵荏苒看着电视中放着的电视剧,磕着瓜子有些模糊不清的说道:“不走了!”

    林小妮忽然猛地从她怀里起来,盯着她的眼睛,确认了她这句话不是玩笑话,说道:“太好了!我和乔路结婚的时候你做伴娘!”

    赵荏苒咬到了自己的舌头,傻傻的问道:“什么时候?”

    “不知道!”林小妮又躺在她的怀里,心情好到了极点。她就赵荏苒这一个闺蜜。

    赵荏苒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留下你就这么兴奋?难道你十年后结婚,我要在这里陪你十年?”

    “不,先去挣钱。”林小妮捏了捏赵荏苒的脸说道:“我可不养你!”

    “有必要?”赵荏苒说道。

    “嗯,不然呢。”林小妮说道。

    赵荏苒沉默了一会,说道:“有道理!”

    事实上赵荏苒的钱只要不挥霍,绝对够她花到死,但她不认为这是她的钱。

    “你账户上是谁的钱?”林小妮问道。

    “别人的。”赵荏苒说道。

    “哪个别人?我一直想不通谁能给你的账户上放两千万?关键在于!”林小妮坐了起来,严肃的说道:“利息呢?钱存在银行里利息是谁的?”

    赵荏苒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别人的。”

    “到底是谁?钱放在你账户里!”林小妮忽然声音尖锐了起来:“还不让你碰利息?”

    “我真不能动!”赵荏苒严肃的说道。

    “那你告诉我这个人是谁?”林小妮套着她的话。

    赵荏苒想了想,说道:“不能告诉你。”

    林小妮有些崩溃,眼看着有一笔巨款在眼前,却不能碰,虽然不是自己的,但赵荏苒好意思不给自己犒劳一下吗?

    忽然想到某件事情,林小妮压低声音说道:“那你自己有多少钱?”

    赵荏苒掰了掰手指,林小妮看着有些心寒。

    “三千五百多?”赵荏苒有些不确定,接着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今天早上在网上买了些衣服,花了两千多,现在还剩一千五左右。”

    林小妮跳了起来:“明天开始出去赚钱,不,就今天下午,我陪你找工作!”

    赵荏苒有些不高兴,说道:“我没钱了花你点钱就怎么了!”

    林小妮黑着脸,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前两天你给我打电话说你要回来,我心想你在国外总混的比我们好,我就忍不住刷信用卡买了些衣服,当时只想刷三千,但又没忍住,刷爆了!”

    赵荏苒闻言也跳了起来:“还剩多少?”

    “五十!”林小妮弱弱的说道。

    赵荏苒忽然想到了几句话。

    女人啊,

    华丽的金钻,

    闪耀的珠光,

    为你赢得了女皇般虚妄的想象,

    岂知你的周遭只剩下势力的毒,傲慢的香,撩人也杀人的芬芳。(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

    ………………

    中午两人午休了半个小时,便早早醒来准备下午给赵荏苒去找工作。

    “你喜欢什么样的?”林小妮戴着墨镜不停的翻着朋友圈。

    “白领?”赵荏苒不确定的说道。

    “具体点!”林小妮翻了翻白眼。

    “空姐怎么样?”赵荏苒又说道。

    两人坐在公交车上,端端正正,一眼看去就像两个不食烟火的仙女,这是林小妮给赵荏苒说的,在家无所谓,出门在外必须要有气质。

    “你像空姐吗?”林小妮转过头盯着赵荏苒。

    赵荏苒心想自己一米七一,长发也及腰,长的还行,没有人说过自己丑,确认了这些后,她说道:“挺像的!”

    林小妮闻言有些气急,吼道:“你像你妹的大腰子!”

    一瞬间,整个车厢里的人齐齐转头朝着这个声源看了过来,赵荏苒别过了头,假装不认识林小妮,林小妮脸红的就像是火烧云——这是事后赵荏苒形容林小妮的话。

    公交车还有三站就到终点,刚好终点便是她们两个要去的地方。

    “那站点怎么改名字了?”赵荏苒说道。

    “我怎么知道!”林小妮没好气的说道,刚才丢死人了,她甚至看见了前面那个胖子看自己眼神中的鄙视。

    赵荏苒心想,流云站?这名字怎么那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