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三章:岁月昭昭
    今天文韶华准备去三元区办事,那里有家公司,是他的,他从未去过,是的——那还是他准备收购的公司。

    商业手段不外乎你抛我收,再加点无情,便是纵横商界的秘诀。

    更何况,无情便是他的本性,哪里管谁死谁活,只要看上谁的公司,文韶华总有办法将它弄到自己手下,哪怕昨天刚死在他办公楼下的元倾还未入土,他又在计划新的战略。

    你死你的,我活我的,你要死,管我什么事?

    文韶华坐在车里,司机对他说道:“流云站那里出了车祸,咱们得绕一下。”

    文韶华听到流云站,沉默了一会,又想了想,确定事情不太急,说道:“算了,就这样走,慢些无所谓。”

    司机应了一声,便跟在前方的一辆公交车后面,等待着前方的车祸处理完毕。

    文韶华坐在后座里,闭着眼睛,脑海又浮现出当年那些事情,以及某些人,他的心有些痛,是真的痛,并不是形容词,自从那时候他的父亲去世后,他才明白,心痛并不是某些说法,是真的心在抽动,在疼痛。

    他从那片废墟下爬了出来,爬到如今的地位,经历过世事无常,也感受过人情冷暖,直至此时,他依旧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他的心境,哪怕是她。

    心痛,只是不甘而已。他睁开眼睛望着车窗往人来人往的街道,沉默如水。

    忽然,文韶华看见了一个身影,一瞬间,仿佛日月倒转,天地无光,那些过去往事如同潮水一般涌向他的脑海,他放佛又回到了那个初秋时节,那时细雨纷飞,秋叶落满遍地,她流着泪说:“原谅我!”他则红着眼睛说了一句:“离开这里,否则我要你死!”

    文韶华眯了眯眼睛,再睁开已经找不到那道身影,他沉默着收回目光,看着车前反光镜里那张苍白的脸,为什么还是念念不忘,那个初秋,他家破人亡,为什么还是忘不掉她?

    忽然,文韶华开口道:“回公司!”

    司机有些疑惑,他给文韶华当了快五年司机,知道他的脾气有多么不好,自从三年前上次他给文韶华挡了一刀子的时候,文韶华才对他防范心减弱了很多,甚至某些时候,文韶华愿意和他说一些心事。

    即使如此,看见文韶华脸色不好,他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不去了吗?”

    文韶华沉默了半响,没有回答他的话说道:“回公司!”

    司机闻言连忙调转了车头,他明白老板一句话说了两遍,便是心情极度不好,他哪敢再问什么事情。

    文韶华闭着眼睛,沉默了很长时间,最终下定了决心,对司机说道:“回去后查个人!”

    司机嗯了一声,心想老板又要进行什么大计划吗?

    另一边,赵荏苒和林小妮走在街上,赵荏苒说道:“为什么下车,还有三站!”

    林小妮说道:“谁知还要堵多久,再说了你让我在车上丢了脸,我看见那个胖子就生气!”

    赵荏苒摇了摇头,正要准备说些什么,忽然感到背后有一道目光在看着自己,这种被盯着的感觉似乎回到了十年前,她想到了她走的那天,她提着书包,背后的他目光灼人,那个场景是她这辈子的梦魇。

    赵荏苒有些心慌,想回头看一眼,但最终还是拉着林小妮快步走向前方去。

    林小妮被赵荏苒拉着走了好大一截,终于受不了甩开了她的手,喘着大气说道:“投胎去?”

    赵荏苒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

    林小妮扶着额头叹息道:“那目光对你干了什么?”

    赵荏苒有些不解,说道:“没干什么呀!”

    “你还真以为你是个仙人啊!走个路都能感觉到别人对你的恶意目光?你对杀气这么敏感怎么不去修仙?”林小妮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赵荏苒憨憨的笑了笑说道:“就是感觉而已,感觉你懂不懂?”

    林小妮对她拱了拱拳头说道:“少侠,我们就此别过,来日有缘再见!”说这头也不回向前走去。

    赵荏苒连忙跟了上去,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你刚刚说的修仙是怎么回事?”

    “我靠,赵荏苒你意大利呆傻了吧!”

    …………

    三元区有家证券公司,即将面临上市,公司前景非常好,赵荏苒面试的公司便是这里。

    望着人事部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早市一般,赵荏苒和林小妮有些心虚,尤其是林小妮,她悄悄对赵荏苒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朋友介绍的公司,听她说要上市,我以为是吹牛……”

    赵荏苒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我先去上个厕所,你帮我搞定!”说完头也不回的去找厕所,留下林小妮在原地暗自愤恨,但又想到中午出门时她特意给赵荏苒打气说的那些话,不禁有些气馁。

    周围来来往往忙碌的人时不时向她看过来,心想这姑娘杵这里干嘛?

    林小妮注意到这些目光,连忙挺直了腰,心想这是外面,咱干啥都不能落了气质!然后她挺着胸像极了一只公鸡一般走进了人事部,周围的人看着她以为她脊椎有问题,难道是受了公伤来这里请假吗?大家纷纷给她让开了路,林小妮心想气质果真重要,莫不是他们以为我是某个领导?想到这,背又生生挺直了几分,引起周围一些人的倒吸气声音,那些人心想都成这个样子了,还坚持来本人来请假,真是敬业。

    厕所里,赵荏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久久未言。

    前些时候在公交车以及下了车说的那些话,她都装作是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模样,对林小妮百般依赖,就连找熟人去参加面试,也不愿自己去,找个借口来到了厕所。

    是的,她怕生,准确来说就是怕见到陌生人。

    十年前去了意大利,她便不愿和人交流,语言不通是一方面,没有那个心情也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她已经厌倦了这个世界那么多虚假,就连自己的父亲都拿她当做手段,她已经遍体鳞伤。

    十年,她在一家面包店上班,默默无言,回到租的公寓,便是身心投入到练琴或者做饭当中,也是因为这个世间有她可以眷恋的地方,否则她早舍了命。她那时候才19岁,成年没有多久而已。

    踏海而去,乘风而来,少女早已没了韶华。也没了他。

    …………

    …………

    赵荏苒从厕所出来找到林小妮的时候,林小妮已经和朋友找的熟人聊的热火朝天。

    “哎呀,你别说,小昭你的名字还挺有诗意,你岁月昭昭,我林木茵茵,咱们芳华已不在!”正说到这,林小妮忽然看见赵荏苒来了,指着她说:“还有时光荏苒!”

    赵荏苒皱着眉头看着林小妮心想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有才华了?

    林小妮说完话便站了起来拉着赵荏苒到小昭面前介绍道:“这位就是我说的赵荏苒,也就是来找你走后门面试的!”说着又对着赵荏苒介绍小昭道:“这位就是人事部经理,叶小昭,咱们家乔路和小昭也是老熟人了。”

    赵荏苒和叶小昭相互问好后,叶小昭也没有废话直接开口说道:“现在咱们公司正面临上市,各个部门快忙上了天,总经理特意招些人进来,待后期看情况再转正,刚好你是我朋友介绍来的,我也好小昭聊的很开心,咱们以后就是朋友,所以我推荐一个地方你去,看看你的意见如何。”

    赵荏苒问什么部门,后者继续说道:“不在部门,是老板的秘书。”

    赵荏苒愕然道:“我行不行?”

    叶小昭看了看林小妮,林小妮拍着胸脯说道:“铁定没问题,我姐们能力强着呢,是吧荏苒?”说着对着赵荏苒眼睛挤了挤,赵荏苒硬着头皮说道:“应该没问题!”待看到林小妮要杀人的目光后,又改口道:“绝对没问题,以前就干过秘书。”话说出口便后悔了起来。

    叶小昭闻言起了兴趣,问道:“在哪干过?”

    赵荏苒有些语塞,忽然又想到以前他说过的那句话:赵荏苒,我正式聘用你为我的私人高级小秘书,你可否愿意?

    是啊,她干过秘书,那时候她就是他的秘书,他的一切都是她在操心办理。可是,这能是一回事吗?

    赵荏苒还未来得及说话,林小妮连忙说道:“给君临集团的文韶华干过秘书!”

    文韶华、文韶华、文韶华……

    赵荏苒时隔又听到了这个名字,不禁呆了,脑海似乎已经在翻江倒海,回忆如大雪将她覆盖,她的世界是这两个名字!

    “不是吧?”叶小昭惊讶的声音惊醒了赵荏苒,赵荏苒瞪了一眼林小妮,林小妮心想谁让咱们是老同学,你干过的事情我哪一件不知道?

    提起文韶华这个名字,烟海城有谁不知道?林小妮见叶小昭的神情有些怀疑,她郑重的说道:“这个事情确实是真的,只不过那时候他还没有现在的地位而已。”

    …………

    现在已然是夏末,没有几天便是初秋,很多人在等着这场秋雨的到来,赵荏苒和林小妮走在回家的路上,看着树叶微微泛黄,赵荏苒终于忍不住说道:“这样不好。”

    林小妮像是打了胜仗一般,走着八字步嚣张不已,听到赵荏苒的话说道:“怎么不好?”

    赵荏苒没有回答她。

    林小妮说道:“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你就告诉我,你是不是曾经给文韶华当过秘书!”

    “林小妮!”赵荏苒有些生气。

    林小妮见状连忙挽着她的胳膊说道:“哎呦,我的亲姐姐,工作搞定了比啥不好?非要争那点面子?就算文韶华在这里,我说你给他当过秘书,他能说不是吗?”

    见到赵荏苒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林小妮继续说道:“当然,他现在混大了,我们仗着他的名字去唬人是不对的,但是人家小昭不可能去找文韶华核对这个事情对不对?”

    赵荏苒有些生气,正色道:“不管怎样,我不想有人提起他,更不想有人说出曾经那些破事,所以我拜托你以后别这样行吗?”

    “哎哟,您老别生气啊。”林小妮哄着赵荏苒,双手扶着她的胳膊,神情猥琐,像极了古代那时候的宦官。

    两人终于回到家中,一路上赵荏苒都没有怎么理会林小妮。林小妮终于软了下来,恳求道:“您就说,怎么原谅我!”

    “我说了,别提那个名字!”赵荏苒认真的说道。

    林小妮突然吼了起来:“那你告诉我,你这次回来是干什么来的,若是和文韶华没有关系,我打死都不信!”

    赵荏苒听到这话沉默了起来,是啊,自己回来是干什么来的?

    那边呆不住了?不对,其实自己已经习惯了那个地方。

    没钱花了?也不对,虽然自己喜欢买衣服,但收入也随随便便够了。

    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思念故乡?怀念过去?想家?别说林小妮,就连自己也不相信这些理由。

    是的,赵荏苒沉默了很久,她回来就是为了文韶华,或者说是为了给文韶华还钱。

    当赵荏苒把那些事情告诉林小妮后,林小妮惊讶道:“那么说,当时你走之后,那些钱成你的了?”

    赵荏苒点了点头。

    “所以你回来便是想把那些钱还给文韶华,好卸去这些年背负的压力?”林小妮说道。

    赵荏苒又点了点头。

    林小妮一幅生无可恋的模样,说道:“我总以为那两千万是你在意大利这些年认识的某些有钱有势的追求者给你存的钱,结果竟然是这么回事,两千万啊!”

    赵荏苒问道:“我说了不是我的,我不能动!”

    “哎,如果是你的追求者给你存的钱,那么我肯定得想办法让你花了,顺便提携提携我,可那是文韶华的,哎,彻底没戏了。”林小妮难受至极。

    “我说,你好歹考虑下我的心情,不要这么势利行不行?”赵荏苒生气道。

    “是是,我的好姐姐!”林小妮说话有气无力。

    两人又聊了些别的事情,最终林小妮鼓起勇气说道:“那他愿意见你吗?”

    赵荏苒没有说话。

    林小妮见状叹了一口气,心想也是,见肯定不会见的。她又看到赵荏苒沉默的模样,有些心疼的说道:“我那时候就说了,当年那些事情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何必把所有罪过都揽到自己头上?”

    赵荏苒站了起来,说道:“我愿承担所有我应属的罪名。”

    林小妮心想这句话应该是我爱你。

    赵荏苒回过头来说道:“只是还钱,我对他没有任何感情可言,硬要说有,只能是亏欠。”

    晚上,两个人又去吃了一顿火锅,乔路也来了。

    谈起过去的事情,哪个人不会叹两口气?不过都是成年人,都看的开。

    不过吃到后面,乔路喝醉了,吵着闹着说着从前的往事,对赵荏苒说要去把元倾给打一顿,哪怕他现在死了也要去鞭尸,又说起那时候他的家庭多么圆满,又如何幸福,最后,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蹲在地上哭着,林小妮在一旁扶着他,赵荏苒的眼角有些微湿。

    ………………

    三天后,赵荏苒正式来汉港证券公司上班,成为了总经理的秘书。

    总经理见到她笑了笑,问了很多事情,最终话题一转,又问道:“你以前和文韶华认识?”

    赵荏苒低头看着总经理办公桌上放着的盆仙人掌,长刺纵横,刺在她的心头。

    她点了点头。

    总经理见到如此,沉默了很久,最终站了起来,双手插在兜里,透过帘子望着办公大厅里忙碌的职员,缓缓说道:“他想收购我的公司。”

    赵荏苒抬起头来,有些慌张,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发过誓,我秉游绝对不会将我的公司交给他,哪怕他用了很多手段影响我公司的运营,导致我损失了很多钱。”

    总经理名字叫秉游,他转过头来看着赵荏苒说道:“是很多钱,否则公司在一年前便能上市!他就是一个魔鬼!”

    赵荏苒无言以对。

    秉游忽然发觉自己的语气有些不对,又笑着说道:“能不能给我讲讲他过去的事情。”

    赵荏苒摇了摇头,秉游微微一愣,随即笑了笑。

    “你出去吧,有事再叫你。”秉游转过头说道。

    赵荏苒嗯了一声便走了出去,到门口的时候,秉游又忽然说道:“我比你大两岁,以后没有人的时候叫我名字就行。”

    赵荏苒没有停下脚步,径直走了出去。

    秉游看着她的身影,沉默不语。他又靠在椅背上,望着天花板心想,这姑娘是你派来的人吗?呵呵,有意思,你的手段真的很厉害!

    秉游沉思了一会,站直了起来,打了一个电话:“查查赵荏苒!”

    电话里传来叶小昭的声音:“好!”

    秉游又走到窗帘旁边,望着办公大厅里的职员,微微一笑,心想我的公司谁也夺不去!

    另一边,叶小昭挂了电话,揉着额头心想赵荏苒这个姑娘到底是谁?她有些烦躁,想到了那天给秉游说过赵荏苒曾经给文韶华做过秘书,秉游二话没说直接录用了赵荏苒的场景,叶小昭苦笑着摇了摇头,文韶华掌控的君临实在做的太过分了,逼迫的秉游这样沉稳善良的人都玩起了计谋。

    希望赵荏苒没有什么问题吧,叶小昭默默想到。

    今天已是初秋,树叶早已泛黄落了一地,微风也微微冰冷,文韶华不同秉游喜欢看自己的公司职员,他站在偌大的落地窗旁边,望着的是这个城市。

    天空有些灰暗,这场秋雨就要下了。

    文韶华的秘书叫做王宝静,她推开办公室门看见文韶华站在落地窗前沉思,没有多想什么,这幅场景公司的人哪个不知道。

    王宝静看着文韶华的背影,心想不愧是当代最为杰出的青年,不过30岁便是这个城市最为富有的人,只不过,他为什么从来都对女人没有想法?那么赵荏苒又是谁呢?

    她站定在文韶华身后,开口道:“查到了一些,赵荏苒在意大利呆了十年,期间去过几次美国,于一周前回到烟海,与一个从前的同学住在一起,好像叫什么小妮。”

    文韶华点了点头,示意继续。

    王宝静接着说道:“在意大利她在一家面包店上班,生活过得很拮据,并没有上过大学,而文凭也是自修的。她回到烟海后去了三元区那边上班。”

    文韶华皱了皱眉头,转过头看着王宝静,王宝静连忙说道:“是汉港证券。”

    文韶华闻言愣了很久,心想这么巧?

    王宝静有些不安,赵荏苒是今天去上的班,难道赵荏苒是老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