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四章:如梦似影
    赵荏苒回到办公室后,脑海里想的还是秉游说的话,一时有些迷茫,到底在这场商业战争中谁才是好人?

    但是秉游与文韶华相比,赵荏苒有些气馁,这个总经理应该是个好人吧。

    正想着,有人推门而入,赵荏苒抬起头,原来是叶小昭。

    “如何?”叶小昭笑眯眯的问道。

    “还不错,就是……”赵荏苒不知道怎么开口。

    叶小昭笑道:“是不是觉得咱们总经理很帅不好开口?”

    “啊?”赵荏苒闻言一愣。

    叶小昭自顾自的说道:“你这幅模样是正常的,公司里哪个新来的女人第一次见到如此帅气如此年轻又如此温柔的总经理不会犯花痴?”

    赵荏苒闻言连忙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我……”

    叶小昭好奇的问道:“想说什么?”

    “文韶华真的想要收购咱们公司?或者说,谁到底是好人?”赵荏苒说道。

    叶小昭听到赵荏苒这样问,失笑道:“这个用得着如此费神想吗?”

    赵荏苒惊讶说道:“不然呢?”

    “不然你应该好好想想自己是在谁的公司上班,你和文韶华虽然是老相识,但不要忘记你在这里上班,你是汉港证劵的人!”叶小昭说完这话,目不转睛的盯着赵荏苒的神情,想要从中发现些什么。

    赵荏苒闻言沉默了起来,认真的思考了一番叶小昭的话,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叶小昭有些郁闷,心想这丫头是真不谙世事,还是在装?

    不论那样,叶小昭都套不出她的话来,随意说了几句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开始打电话。

    从上午十点十分打到十一点四十分,打给了很多人,也了解到了很多情况,最终她打了最后一个电话,是给秉游的。

    “刚从意大利回来,据了解,她的通话记录以及名下办过的电话卡都表明十年前自从她走后,便再未和文韶华联系,但不排除用的别人的电话卡,还有,她曾经上学时的记录以及一切相关的家庭问题部无法查到。”

    秉游沉默了很久,才问道:“你觉得呢?”

    叶小昭事先便想到了秉游会问这个问题,她毫不犹豫的开口说道:“应该不是文韶华那边派来的人。”

    “那她从前的事呢?”秉游又问道。

    叶小昭有些犹豫的说道:“找到了她的一个同学林小妮,又从林小妮的同学口中了解了一些大致情况:赵荏苒曾经害死过文韶华的父亲,曾经的海昌集团也因此出的事。”

    秉游皱着眉头说道:“消息可靠?”

    叶小昭依旧有些犹豫的说道:“不清楚,对方明显不想提这个事情。”

    秉游挂了电话,不同以往的来到了落地窗前面,看着蓝天白云,望着远方的楼,心想原来你们也有深仇大恨。

    秉游今年年龄三十整,是汉港的实际控股人以及总经理,用手下的人以及朋友和生意伙伴的话来说,他年少有为。所有人都这样认为。

    自从他十三年前在那个小山村出来的时候,便打定了主意,混不出名堂绝不回家,可能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夙愿,也可能是他气运正盛,在他25岁的时候,便开创出自己的这个商业帝国,如今公司即将上市,他把公司视为自己的骄傲以及生命。

    所以当文韶华对他的公司下手的时候,他便与他有了深仇大恨。

    哪怕鱼死网破,我也不会如你所愿,秉游想到这里,目光变的淡然了起来,想到了那年从大山里出来一无所有的模样,笑了起来。

    …………

    …………

    晚上下班,赵荏苒匆匆回了家,心里想着要把今天的事情部告诉林小妮,让她分析一下,自己在这样的环境下该做些什么。

    打开门,赵荏苒便大声叫道:“小妮,遇大事了!”

    赵荏苒将外衣脱下挂在门口的墙贴衣架上,然后转头看了一眼客厅。

    然后,便没有然后。

    从高楼落下的感觉如同血液抽离自己的身体,又窒息心慌失去所有感觉,甚至可以说是她在那一瞬间,便忘了身处何地,自己是谁,来这里干什么,她只觉得这一切有些虚假,甚至有种做梦的感觉。

    对面沙发里坐着一个人,阳光斜斜从窗户里照射进来,刚巧将那个人的身影包裹在黑暗之中。

    一如从前,我身在黑暗。

    那个人站了起来,笑了笑对她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林小妮坐在这个人对面的沙发上,幽怨的看了一眼此人,又看向赵荏苒,心想再大的事情没有这件事情大吧?

    “前几天刚回来,你怎么……”赵荏苒脑海有些乱。

    “你回来了,我不该来看看你吗?”那个人平静的说道。

    “但……”赵荏苒有些郁闷,但为什么不提前给我说一声?现在这个场面也太尴尬了吧?

    没错,那个人便是文韶华。

    上午和秘书王宝静谈过赵荏苒去了汉港上班的事情后,便深思了很久,终于下定了决心来找赵荏苒,而那时赵荏苒还未回来,家里只有林小妮,这才促就了这样的情况。

    林小妮笑眯眯的走了过来,拉着赵荏苒的手说道:“不要想太多,去外面吃饭还是家里吃?”

    “嗯?”赵荏苒心想他来了你不提前给我说声现在还好意思说吃饭的事情?

    “我的意思是,在外面吃就算了,你这幅魂不守舍的模样带你出去不够丢人的,所以在家做饭吧。”林小妮又说道。

    赵荏苒茫然的点了点头,没好意思再看文韶华一眼。

    这都什么事啊!

    赵荏苒进了厨房,林小妮走到文韶华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能帮你的就这些,剩下的看你的了。”

    文韶华点了点头,林小妮有些不放心的说道:“答应我的事情不要忘记,而且我们之间的承诺不能让荏苒知道。”

    “放心!”文韶华说完便坐了下来,指着厨房说道:“去帮她做饭吧,嗯,我要吃糖醋里脊。”

    林小妮看了一眼文韶华,没有说话,转身进了厨房。

    文韶华背靠着沙发,望了望一眼窗外,心想楼层有些低,不知道这块地是谁的,改天找机会给收购过来。

    厨房里,赵荏苒和林小妮说了好些话,当然声音很小,而其中的话大多都是赵荏苒在骂林小妮。

    晚饭做好后,林小妮将乔路也叫了过来,四个人坐在一起吃饭,林小妮和乔路坐在一起。

    文韶华坐在他们对面,对站在一旁面色有些难看的赵荏苒说道:“坐过来。”

    林小妮偷笑着看着赵荏苒有些窘迫的坐在了文韶华的旁边,又转头看了看乔路,心想十年前就是这幅模样,对了,那时候也有糖醋里脊,还有文玉。

    晚饭开始,文韶华同乔路和林小妮一直在聊,只有赵荏苒坐在一旁像个鹌鹑一样低着头,时不时夹点菜吃一口,林小妮只感叹真是一物降一物。

    两人相隔十年的初次见面没有多么惊心动魄,甚至可以说是平静,只有赵荏苒低着头没有说多少话而已。尤其是文韶华给她夹了两次菜后,她的头又低了几公分,脸又红了几个色度。

    晚饭过后,林小妮和乔路端着盘子进了厨房,给他们两个腾开了路。

    “我们躲在厨房偷听不好吧?”乔路蹲在地上说道。

    林小妮趴在厨房门上回头低声说了一句:“不听了滚一边去。”

    乔路无奈的摊了摊手,同林小妮一样贴着门缝听着外面的动静,同时说道:“也对,不听白不听!”

    客厅的灯光有些苍白,照射在橘黄色的家具上却显得很是温馨,文韶华和赵荏苒坐在沙发上就像是一对夫妻在晚饭后温存享受。

    当然,这要撇除赵荏苒有些难看的神色。

    文韶华拨弄着手中的戒指,微笑道:“这些年在外面过的怎么样?”

    赵荏苒抬起头看到文韶华像是在调侃的目光,渐渐平静了下来,开口说道:“算是还可以!”

    文韶华点了点头,又说道:“当年那些事情已经过去,我也想了很久,确认了那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今天我来就是想给你说清楚我的态度。”

    赵荏苒有些恍惚,她不确定的问道:“这算不算你给我道歉?”

    文韶华一愣,摇了摇头,接着又看着赵荏苒点了点头。

    “嗯?”赵荏苒不明白他到底是还是不是,待看到文韶华的脸色很是平静,带有一丝温柔的模样,赵荏苒明白了原来是。

    十年的仇恨早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赵荏苒苦笑着,辛亏文韶华能想的通,不然自己得费多大的劲才能将那笔钱还给他,和他握手言和。

    想到这里,赵荏苒连忙说道:“你们家的那些钱还在我这里存着,明天咱们去银行办手续,我还给你!”

    文韶华的微笑忽然凝固在了脸上,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没有用那些钱?”

    赵荏苒点了点头,又不好意思的说道:“存在银行里的利息我用了一点点。”

    厨房里林小妮听到这话,靠了一声。

    文韶华听到这话,停下了转动戒指的动作,看着赵荏苒沉默了起来,后者不等他开口又接着说道:“不过我用的利息会还给你的!”

    文韶华摇了摇头说道:“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他没有开口问,又说没有问这个,赵荏苒却懂他的意思。

    “那些钱是属于你的!”赵荏苒严肃的盯着文韶华的眼睛说道。

    文韶华开口道:“为什么?”

    赵荏苒心想我不是爱占便宜的人吧?但背负着罪孽的自己却无法向他说这句话,因为那钱是用命换来的钱!

    文韶华有些吃惊,纵横商业的他此时微微一想,便明白了赵荏苒的意思。

    可是,为什么呢?那是两千万,不是两万,也不是二十万不是二百万,你竟然在手中握了十年,只想着有朝一日还给我?

    为了爱情?文韶华曾几何时也相信这个词,可那年秋天发生的事情彻底让他寒了心,他有些迷惘,这种情绪对他来说很是罕见,所以他沉默了很久。

    赵荏苒又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她脸色有些苍白的问道:“元倾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文韶华听到这话停止了沉默,想了想,确定了某些事情后开口说道:“从我办公室跳了下去,四十几层!”

    “为什么?”赵荏苒有些难受。

    文韶华听到这话,笑了笑,盯着赵荏苒的眼睛,说道:“为了你!这句话我本来不想说,当是对你没有花我的钱的回报。”

    “可是,他罪不致死不是吗?”赵荏苒没有注意前一句话,只想到那张面孔已经消失在这个世界,虽然他是个畜生,她也曾巴不得他去死,但是这样的事情真的发生,她却没有办法去接受。

    “你总是那样善良。”文韶华走到赵荏苒身旁,伸出手绕过她的脖子将她揽在怀里继续说道:“我没有厉害的可以去杀人而不犯法,他欠了我很多钱,虽然其中有很多环节是我的针对他的一个局,可是我没有想到他真从楼上跳了下去,我最初的目的是想让他在这个社会上难受,谁知道他那么脆弱,管我什么事?”

    赵荏苒听到此话,柳目一竖,掐着文韶华腰间的肉狠狠的说道:“你总是不敢承担责任,老喜欢将‘管我什么事’挂在嘴边,可没有你的那些鬼点子,他能死吗?”

    文韶华吆喝着:“疼,疼,轻点!”

    赵荏苒看到文韶华的神情笑了起来,却忽然意识到这不是十年前,那时候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去收拾他,现在哪能如此随意?而且,他怎么说着说着就把自己搂了起来?她连忙放下了手,从文韶华怀里挣脱了出来,说道:“你干嘛?”

    文韶华揉了揉腰,笑道:“十年不见,手劲怎如此大?”

    用林小妮的话来说,此时的赵荏苒脸红的和猴屁股一般。

    “先这样吧,我还有事,明天我来接你上班!”文韶华温柔的摸了摸赵荏苒的头,然后转身拿起自己的衣服向门口走去。

    “那些钱你留着吧,等我用的时候再找你取。”

    赵荏苒看着文韶华离开的背影,恍然如梦,心想这算怎么回事?

    待文韶华关上了门口,林小妮忽的从厨房里蹦了出来,双手掐腰,眼神和语气极度不友好的说道:“你给我老实交代!”

    赵荏苒一头雾水的问道:“什么?你不是听着吗?”

    “我说你把那些利息用在哪了?你不是说不能用吗?”林小妮一副吃人的模样说道。

    赵荏苒气急道:“那是我去意大利的时候用了一些!”

    林小妮听到这样的解释还算满意,点了点头说道:“算你老实!”说完紧接着又小跑到赵荏苒身旁双手扶着赵荏苒的手,像个太监一般弓着腰说道:“您老晚上有什么计划吗?”

    赵荏苒看到林小妮这幅模样有些好笑道:“你就说怎么了?”

    乔路也从厨房里出来好心提醒赵荏苒道:“小心她有阴谋!”

    林小妮转头挥了挥拳头,乔路见状连忙又溜回了厨房洗碗去了。

    林小妮这才献媚道:“您老发达了可别忘记了我,文韶华摆明了不要那些钱,人家或许还看不上,但那笔钱对于你我来说,称呼那些钱为祖宗也不为过,我也不多说,晚上去趟商场给我买百八十件衣服就完了!”

    赵荏苒心想那怎么行,这些钱必须还给他,她也没有听清楚林小妮的后几句话,连忙说道:“不行,这事有待商榷!”

    林小妮听到这话甩开赵荏苒的手,双手横插在胸前说道:“还商榷个屁!我还就不相信你懂不了他的意思?”

    林小妮说着这话,又学着文韶华的模样将手放在赵荏苒的头顶上说道:“明天我来接你上班!”说完脸上又挂着冷笑道:“他摆明了要和你再续前缘,你揣着明白装糊涂,是不是觉得和做梦一样?”

    赵荏苒听到这句话,连忙点了点头:“我真感觉像是在做梦。”

    “我看你是发春了!”林小妮极其讽刺的说道。

    “林小妮!”赵荏苒怒吼道,说完语气又软了下来说道:“你帮我理理什么情况!”

    “今下午我下班回家,他便来了我这里,然后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说快了,他便在这里等你,然后和我聊了一会,等你来了后面的事情你是参与者,我不评论,但是从今天整件事情上来看,我认为,他已经放下了过去的那些事情,然后找你确认他自己内心的想法,最终确定了他爱的人只有你,从明天来接你上班的这句话来看,他在追你!”林小妮极其严肃的说道。

    赵荏苒呆呆的听着,然后细想了下林小妮的话,顿时怒骂道:“你放屁!”话一出口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林小妮微嘲道:“看看,成什么样子了?这话也能骂出口?”

    赵荏苒不再理会刚才的话,直接了当的说道:“别说什么爱情之类的废话行不行?这顶多只能算朋友之间重新和好!”

    “好好,我的宝贝!”林小妮又猥琐的眼神放光的看着赵荏苒:“我说,晚上到底什么安排?”

    不等赵荏苒拒绝,林小妮接着说道:“你还有多少钱?”

    赵荏苒掐着指头算了起来,林小妮又说道:“你别算,我就问你,接下来一个月你去上班打车费够不够?吃饭够不够?遇着和同事一起出去吃饭的情况你请客打关系的钱够不够?遇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钱够不够买?”

    赵荏苒听到这话马上苦着脸说道:“绝对不够,但这不是有你吗?”

    “我的姐妹!”林小妮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宛如希特勒附身一般:“做任何事情都不能依靠别人,何况你自个又不差钱。再说了我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吃了上顿没下顿,你靠我也靠不住啊!而且!”林小妮加重声音继续说道:“你已经花了那些钱里的一部分利息,怎么花不是花?何况人家大老板现在混的如此之好,哪里会看的上这点小钱?相信我,不要有负罪感。”

    赵荏苒苦着脸说道:“可是我……”

    林小妮打断她的话又说道:“我知道你原本想的是如果文韶华这些年混的不尽人意,非常需要这些钱,你把这些钱还给他,而且附带利息,权当他自己存了十年的银行死期,但是,人家混的非常非常好!看见没?”林小妮指着窗户外的那些高楼说道:“那些楼至少有一半是他盖的,人家是烟海城的首富啊姐姐,你别老拿着那点利息想要还给人家而丢人,你的,明白?”

    赵荏苒听着这些话内心挣扎了一番,然后又对比了一下现在的生活,再想起自己喜欢的那几个包没钱卖,沉默了许久,最终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那花一点点?”

    林小妮见状心中乐开了花,表情却没有什么变化的说道:“如此最好不过!”

    乔路在厨房听到她们的对话不由得叹了叹气,心想又骗了一个。

    先前赵荏苒还未回来的时候,林小妮便和文韶华谈了一些事情,达成了一些约定,哪怕精明如文韶华,也被林小妮骗的团团转,那时乔路就有些感叹,真是一样米养千样人。

    只不过林小妮做的事情在大义上来讲没有什么不对,做生意便是这样,对旁人要无情,对自己人要分明,否则乔路早站了出来阻挡他们两个的交易。

    自己的女朋友,就是小聪明太多。乔路想到这里嘴角微微弯了起来。

    烟海城最为庞大的商场在市中心君临广场,占地约十三亩地,规格豪华,商场中进口品牌众多,是女人们的天堂。

    林小妮和赵荏苒站在门口,两人身后跟着一脸无奈的乔路。

    三人行必有我师,此时林小妮便是两人的导师,更是此次战争的将军。

    她指着面前的商场入口处说道:“看见没,那便是敌方根据地,咱们的任务便是打下它的内部,有没有信心?”

    乔路望着周边人投过来鄙夷的目光感到有些丢人,赵荏苒虽然对花那些钱有些抗拒,但看到那商场上的那些商标,不禁也有些神驰。

    这些年她受过的罪她自己知道,今天见到文韶华将一切事情挑开了说,而且得到了对方的谅解,她很是开心,甚至可以说这是十年里她最为开心的一天。

    今天是个好日子,赵荏苒心想,嗯,值得庆祝一下。

    两千万的定期存了十年,赵荏苒明白那些利息够自己花一辈子的,想到文韶华说那些钱留在自己这里,等他用的时候再取,她何尝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

    嗯,只花利息,赵荏苒心想。

    “冲吧!我的姐妹!”林小妮拉着赵荏苒的手跑进了商场,乔路苦着脸跟在后面,有着做她们手下的觉悟。

    待到三个人从商场出来后,乔路身挂着商品袋,双手更是挑在半空处,胳膊上套满了袋子,像极了一只展翅意欲高飞的老鹰。

    事后赵荏苒算了算,发现又花了一笔巨款,有些不安,就连林小妮也有些不好意思,承诺说道自己的买东西花的钱算借赵荏苒的,等到后面再还,结果被赵荏苒拒绝了。

    “算我请你!”赵荏苒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林小妮脸笑的和花儿一样,笑完又忽然觉得自己不是人,想要把自己和文韶华交易的事情给她说了,但是最终还是没有。

    她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明月以及远方夜色中笼罩的迷雾,又看着赵荏苒和乔路整理购买来的商品的模样,心中叹了一口气。

    她还是选择了相信文韶华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