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六章:虚妄迷雾
    文韶华在回去的路上也在思考着一些事情,司机老王看着他眉头紧皱的模样问道:“是不是太明显?”

    文韶华摇了摇头说道:“赵荏苒和我的关系随便一查都能查出来,而她本来并不是我的棋子,有什么明显的?”

    “那您的目的?”老王说道。

    “结果到最后才会知道,先不提这个,回去之后嘱咐王宝静去搞清楚汉港那边最近有什么动作,在他们行动之前先把路给断了,让他们干什么都干不成。”文韶华说道。

    “是。”老王点头说道,然后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以后我每天去接这个小姑娘吗?”

    文韶华摇了摇头说道:“去的时候先看我有没有空,我若没空,你便去。”

    老王点了点头,心想老板这次是动了真情啊。

    回到公司里,文韶华回到了办公室,他的办公室又换了一个地方,上次元倾从那里跳了下去后,那间办公室就被文韶华下令封了。

    他刚坐下,王宝静就从外面走了进来,有些慌张的说道:“汉港找了些关系,而地方上也准备支持他的公司上市。”

    文韶华皱着眉头说道:“市里准备支持他?”

    王宝静点了点头说道:“不仅如此,后天他们要去北海开会,从那里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公司上市计划!”

    文韶华手指轻点桌子,想了很久,最终问道:“把他们公司的账目搞来有没有办法查到些问题。”

    王宝静点头说道:“只要有账目,绝对能查出一些问题,只是问题是大是小我们也没有办法确定。”

    文韶华说道:“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上市的时候,就是他们最脆弱的时候,只要把他们公司的问题对着媒体说出来,用舆论压迫他们,便能绝了他们的计划。”

    王宝静点了点头说道:“好,我去抓紧办这些事情。”

    文韶华嗯了一声,然后转过头便去看窗外的风景,想着一些莫名的往事,思绪万千。

    那年初秋时节,文韶华经历了人生中最悲痛的事情,只是一个夜晚,他从人生的高峰跌落到十八层地狱,父母没了,家庭没了,那时候烟海城最为璀璨的公司也葬送在那场阴谋中,他一时间特别仇恨这个世界,曾经想过杀死某个人,但最终还是作罢。

    他的父亲临终前对他说的一番话扑灭了他心中的仇恨:“总归是选择罢了,我成功了这么些年到头来才是最为失败的一个人,要说不平和愤怒,我比你深刻的多,然而,为此事搭上我一条命便足以,你要好好活着,等什么时间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点,你会发现,世界上比杀人更好的解决办法有很多种。”

    文韶华听进去了这些话,最终选择在社会上打拼,为此他曾经受过很多苦:一顿剩饭吃三天;三年没有喝过饮料汽水,更不用提吃些好一点东西。他喜欢吃甜食,但最终吃了三年的苦。

    当他把靠自己摆地摊,卖水果挣来的钱整合在一起成立了公司后,也就是赵荏苒离开三年后,他开始在成功的路上一发不可收拾,直至今日,站在这个城市的最高点。

    他依旧不喝饮料,只喝白开水,而且喜欢吃甜食,比以往不同,他多了一个习惯,喜欢折磨对手。

    文韶华闭起了眼睛,想象着下一步计划,嘴角翘了起来,心想不知道秉游是否会进这个局。

    …………

    …………

    从早上到傍晚时刻,秉游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赵荏苒到底是不是文韶华派来的人。

    事实上,从昨天开始秉游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后天便是公司上市的新闻发布会,那天的所有一切都至关重要,任何不确定的因素都会对公司产生危害,最为主要的是对手是文韶华,那个以冷血无情纵横商业的名字足以让任何人感到恐惧。

    没错,是恐惧,秉游眯着眼睛看着夕阳西下天际那片红晕,不由得苦笑了起来,说到底,自己还是有些害怕。

    害怕什么?当然是失败,从以往的案例来讲,文韶华出手往往便能够一击致命,让对手毫无反击的余地,遇上这样的一个敌人,哪怕秉游也吃不消。

    只是,前些年他和地方上的关系处理的极好,这次公司上市的背后也有他们的支持,所以在政治上来讲,自己赢了第一步。

    那么第二步呢?便是对外的舆论以及媒体,这年头,媒体和新闻往往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尤其是在这压力下,还有一旁的君临集团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一旦出了问题,那么地方上再如何支持自己,也必定会认为自己没有投资价值,导致对方收手,所以这方面务必不能出错。

    困扰秉游的还有第三个问题,发布会当天必须将公司的所有账目材料以及明细带去北海审核,在新闻发布会结束时拿到资质,否则文韶华那边拦住审核材料,哪怕拖延一天,也对公司的上市计划有很大的影响,按照文韶华的脾性,这样的错误一旦犯下,他便会如猛虎一般向自己扑来,不,应该是像疯狗一样咬向自己。

    那么那天谁去审核材料呢?

    秉游站在窗户旁边思考了很久,一直没有答案,直到看见公司楼下来接赵荏苒下班回家的那辆宾利车,秉游笑了笑。

    赵荏苒下班到了楼下,发现老王已经来了,正准备过去坐车,忽然接了一个电话,是秉游的。

    “来办公室找我。”

    赵荏苒愣了愣,心想今天一天没有叫自己做事,为何忽然这会叫自己?

    她不好意思的对老王说还有事情,便不必等自己了,让他先回去,老王说在楼下等着便行,赵荏苒哪好意思让对方一直等,便拒绝了老王的好意,老王无奈便走了。

    办公室里,秉游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赵荏苒,放佛她的脸上有花一样。

    叶小昭也被秉游叫了进来,看着这幅场景,忍不住咳了一声说道:“老板,有事说事,没事该下班了。”

    秉游怀着的一颗戏虐的心瞬间被这话打碎,他幽幽的看了一眼叶小昭,后者撇过头去不敢再说话,心中却是诽谤不已,老娘还约人去做美甲,这种事你叫我小小的人事部经理干嘛?

    最终秉游严肃了起来,说道:“荏苒,我想问你一件事。”

    赵荏苒从进门的那刻起就知道秉游想要知道什么,她毫不犹豫的说道:“我不是文韶华派来的人,也没想过帮他来针对咱们公司。”

    一番话说的叶小昭首先迷惘了起来,秉游的心思她又何尝不知道,但赵荏苒竟然如此坦白直接,不是以退为进的手段,便是真的单纯,但文韶华如此人物怎敢用她这样单纯的人?

    秉游哈哈笑了起来,半响后说道:“我相信你这番话。”

    叶小昭闻言更加吃惊也更加迷糊了,不知道老板是如何的想法,赵荏苒则一脸理所应当的点了点头。

    看到叶小昭如此模样,秉游笑了笑说道:“这是文韶华给我设的一个局,你们要不要听听?”

    一般上司对你说出这种话,你要不要听听?你要不要去办这件事?这种情况之下,哪怕就是傻子也不敢说不要。何况叶小昭和赵荏苒是真的很好奇。

    她们两个连连点头,赵荏苒甚至觉得这个说法真有意思——设局?像是在演电视剧一般。

    “首先,文韶华得知你来我这里上班,便去找你解除了这十年里的误会,当然,我不是质疑你们的感情,虽然我也不知道你们的感情有多好,但我敢肯定,他找你解除误会至少有一半是为了收购我们公司的事情。”秉游目光放在赵荏苒脸上,发现她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确认了对方早知道这个事情。

    “其次,文韶华想让你帮他做事,但你没有答应,对不对?”秉游忽然矛盾指向赵荏苒说道。

    赵荏苒被说的一愣,心想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到赵荏苒的神色,秉游了然于胸确定了这个事情的真实。

    不等赵荏苒说话,秉游又接着说道:“你没有答应他,但是他为了迷惑我,让我误以为你是他的人,然后我便会对你有诸多防范,从他司机来接你下班这件事情上,便能看出来他是特意让我看到这幅场景,让我坚信你们的感情很深,坚信你是他的人这件事情。”

    叶小昭皱了皱眉头,心想你说话怎能如此直接了当?转过头看了一眼赵荏苒,发现后者面部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可以说是非常平静。秉游心想真是个坚强的女孩。

    他接着说道:“然后我便会落入他的局中,把所有的防范放在你的身上,从而疏忽别的环节,比如后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负责开会,必须派人拿着账目去审核公司上市资格,我会防范你,把你留在我的身边,然而或许我派去做这件事情的人便是他真正安插在我公司的卧底。”

    “这样一来,就能解释所有的事情,真是绝了!”秉游笑道:“其实做生意便像是在打仗,做的越大,便越是如此,一个疏忽,便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很不巧,我在他的公司也有属于我的人,按照谍战片电视剧那般说法,他的公司有我的卧底,我的公司有他的卧底,这便是整个事情的真相。”

    “而你,便是一颗混淆视听的棋子。”秉游作出了最后的总结。

    叶小昭像是早做好准备似的想要上前扶住了赵荏苒,而后者的的脸色却依旧平静,叶小昭目光迷茫了起来,动了动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怎么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赵荏苒摇了摇头说道:“是的,太巧了,我刚来汉港,文韶华当天下午便来找我,我……有点开心,便没有想过这些事情。”

    想到这里,她忽然又想到,那么小妮呢?她知不知道这件事情?

    知不知道这两天文韶华所有一切对她的举动都是在演戏?

    叶小昭则心想你以为是一往情深无法相忘,以为时间这样的武器足以杀死这些你们之间的仇恨,但最终还是你自己太过幼稚。

    “万一你猜错了呢?”赵荏苒忽然开口问道,想象着这件事不一定是真的,目光里有了期望的色彩。

    秉游直接给她下了死刑,他说道:“除非你真的是他派来的人。”

    赵荏苒的久久未言。

    她清楚,她和文韶华之间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协议都没有,她也不可能去帮文韶华,所以秉游说的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以上。

    赵荏苒忽然抬起头来说道:“我有过猜测,但没有确信,谢谢你的提醒。”

    叶小昭说道:“别硬撑,这样不好。”

    赵荏苒笑了笑说道:“没有硬撑,我是真的对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感触,他把我当棋子,我还把他当凯子呢。”

    叶小昭转过头对秉游说道:“你看她笑的多假?”

    赵荏苒微嘲道:“那是你没有看清楚我这个人,我在国外呆了十年,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过?”

    叶小昭有些同情的看着赵荏苒,秉游沉默不语。

    赵荏苒有些恼火道:“你就说吧,要我干些什么?”

    “既然你是文韶华的一颗棋子,那么你干脆扛起大旗得了。”秉游说道。

    叶小昭皱眉更紧了些,看着秉游像是看着一个傻逼似的,你这么说话难怪单身这么多年。

    “怎么抗?”赵荏苒问道。

    “后天去北海开会,你负责拿着公司所有资料去备案和审核,叶小昭陪着你。”秉游说道。

    叶小昭听到此话微微一愣,心想这样成吗?

    “最危险的人便是最安的人,我料文韶华也想不到我竟敢让赵荏苒去办这件事情。”秉游一副运筹帷幄的模样。

    叶小昭适当的打击道:“应该是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的吧?”

    秉游恼火道:“你管我?”

    叶小昭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事情谈完之后,赵荏苒便先走了,叶小昭在她背后说了一句:“你就硬扛吧。”

    赵荏苒心想,不过是被他利用一下,有什么大不了,自己也花了他不少钱,算是扯平了。

    到了楼下,赵荏苒发现没有地方可去——她不想回林小妮的家中。

    没有办法便打电话给文玉,文玉正在家里洗澡,说道可以来她家住。

    半个小时后,赵荏苒来到了文玉家里,看着别具一格的家具,赞叹道:“他可对你真好!”

    文玉裹着浴巾随意说道:“还可以吧。”

    赵荏苒看着她这幅模样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算了,然后她又把今天的事情给文玉讲了讲,说完面色平静的看着文玉。

    文玉幽幽的叹息道:“别装了。”

    赵荏苒甩给她一个背影说道:“我装什么了,他在我眼里现在真是一个凯子而已。我去洗个澡。”

    文玉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淅淅沥沥,摇了摇头。

    赵荏苒眯着眼睛仰着头,花洒流出的水从她头顶流到脚下,忽然她发现嘴角有些咸,味道很淡,但她还是察觉到了,那是她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