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七章:锦书难托
    直到第二天早上,林小妮也没有给赵荏苒打电话,问她为什么昨晚没有回来。

    同样的,赵荏苒也没有给林小妮打电话。

    清晨的曙光照亮林小妮卧室窗台外的栏杆,昨晚下完的雨导致今天的清晨异常寒冷,林小妮似乎感觉不到这些,她坐在窗户旁边看着外面冷寂的街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她还是站了起来,拿出电话拨打了赵荏苒的号码,电话响了没两声,赵荏苒便接上了电话。

    她没有说话,她也没有说话。

    就这样沉默着。

    昨天傍晚的时候,秉游给赵荏苒说了很多话,赵荏苒这才想起了一些问题,比如那天自己忽然见到文韶华之前,文韶华和林小妮究竟说了些什么事情?比如为什么林小妮在自己和文韶华的关系上做了很多努力?虽然明摆着的没有什么,很是自然,然而细微处上的变化,能够肯定林小妮是希望自己和文韶华和好如初的。

    按照以往的脾气,林小妮对文韶华肯定是有防范之心的,也不会在事情结束后要吵着去买衣服,也就是说,潜意识里,林小妮是对文韶华和赵荏苒的和好胸有成竹。

    可是,为什么呢?赵荏苒想不通这个问题,所以昨天晚上才没有回林小妮的家中。

    林小妮一整晚没有睡觉,都在等着赵荏苒的电话,结果后者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发。林小妮怎会猜不到什么?

    只是不知道她是否知道了自己和文韶华之间的协议,林小妮心中有些恼火,对文韶华很是恼火,怎么会被发现了呢?然而她对赵荏苒更多的是愧疚。

    两人在电话里沉默了很久,最终林小妮鼓起勇气问道:“你知道了?”

    赵荏苒沉默不语,忽然挂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的“滴滴滴”声音仿佛在嘲笑林小妮,林小妮握着电话心里有些难过,忽然挂了电话?连解释也不想听吗?林小妮心想到,正准备给她发条短信,结果电话屏幕又亮了起来,赵荏苒又打了过来。

    林小妮赶紧接上,电话里传来赵荏苒的声音:“你还记得美人鱼那个故事吗?”

    林小妮眯起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对方又将电话挂了。

    故事?林小妮很是无奈,心想你还没有改掉这个毛病。

    从以前的时候,文韶华和林小妮以及很多人都知道轻易之间不能惹赵荏苒,因为对方喜欢讲故事。

    严格来说,就是赵荏苒生气后不会和你去争论什么,只会给你说起曾经她讲过的故事,让你自己通过那个故事去思考自己的错误到底在哪里。

    若是忘了怎么办?若是想不通怎么办?那你只好死皮赖脸去祈求对方的原谅,而关键在于,赵荏苒很是难缠。

    我错了?不,你没有错。

    是我的不对?不,是我的不对。

    你到底要哪样?不,我哪有都不要。

    …………

    …………

    林小妮躺在沙发上想了很久很久,才将故事的大概想了清楚。

    那个故事是这样的;

    美人鱼

    我感到彻骨的严寒。

    我是一条人鱼。

    孤寂的在海里生活了三千年。蔚蓝的海上,总飘荡着我哀愁的歌声。

    在我三百岁那年,我顺着海流暗涌的方向,游过深昏的岛屿,踏着海浪,与硕大腹下白花花的鲨鱼擦肩而过,顺着海,伴着海无尽的迷烂,一直游,一直游下去。

    直到遇见了那个荒石遍地的岛,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听到岛上充满哀愁的歌声,歌声低吟而响彻天际。我顺着岛上传来歌声的方向看去,是一个放逐者坐在山石环绕的山峰上。

    海水暗涌四旋,水流不停的在动,遇见岛屿便将其包围,缓缓撩动着岛屿。眼前这座低矮的小岛,丛林密布,浪潮拍打在沙滩上,露出一片光芒。细沙如绵,又柔弱到底,晃着金色的光。

    丛林遍地夹杂着荒藤野草和荒石,深处,竖起一座山峰,比丛林高一点点的被碎石披落环绕的山峰。白花花的石头一朵一朵,层层叠叠。而到最高处,坐着那个被放逐的人。

    放逐者看着面前无穷的大海,目光深情。我就在他眼前的海里,看他柔情似水。

    人鱼的眼睛是世界上最好的眼睛,因为它能看到很远的地方。比如我现在就能看见放逐者他的脸颊历经沧桑却不失温柔;嘴角挂着迷人的微笑,却凄凉的如同尖尖的月牙;被海风吹的干燥的细长手指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上的花纹繁冗又陈旧;眼睛透着深情望着这片海域。

    他喜欢唱歌,我喜欢他的歌声。他总能把伤感带进歌声里面,是在为自己的不幸歌唱?还是

    他想起了曾经的爱人?不论如何,我都喜欢唱歌的他。

    “我记得你的艳阳都遮挡不住的眼睛,

    还有你总对我说的哀愁,

    我喜欢了你一生,

    最美的星辰,

    四十亿年整,

    是我给你诺言的永恒”。

    就这样,我躲在离他似乎有十万英尺的远方,听着他的歌声,一晃就是五十年。

    这五十年里,我看过他靠在山崖上轻轻的低吟浅唱;看过他数着星辰,如同迷惘的孩子一样;看过他在清晨缚着铁链站起来,望着眼前的海,一动不动;看过他笑着喃喃道,声音微弱像是不想让别人听到。

    我像是习惯了有他的存在,在他开心时也如他一般裂开嘴明晃晃的笑着。在他难过时也不自觉的泛起心酸。在他歌唱时,像个孩子一样傻傻的看着他,听着他唱世事无常。

    可时间终将使他老去。他是人类,我是人鱼,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在我有着最迷人的笑容和无可挑剔的脸庞时,他早已青丝惘然,面容苍老不堪。可我依旧很喜欢他的歌声,像是喜欢明月一样喜欢。

    终于,时光变迁,他到了生命的尽头,他已经唱不出来了。

    有一天,他艰难又哀伤的缓缓走下山崖——这是放逐者第一次走下山崖。这时我才发现,缚着他的铁链只是栓在他的身上而已。

    他只是背负着铁链度过了一生,唱给了我——他的一生。

    不多时,我看见他缓慢的从丛林中走了出来,拖着长长的白发。

    他一步一步走进海里,走进我的世界里。只是他不属于这个世界,他窒息难过的如多年前我看着他站在山崖上难过的日月无光一样。

    他看见了我,对着我笑了笑。我游到他的身边,将他紧紧拥入怀中。他终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看着他在我怀中渐渐失去生机,我竟没有流泪,只是在未来的这片海域里,我哀愁的歌声不时的在歌唱,如同当年他的歌声一般飘荡悠长。

    放逐者

    我喜欢唱歌,

    我是放逐者。

    多年前我对心上人许下诺言,如若我们无法在一起,那就让我放逐到某个海域做孤独的放逐者。她也对我说,如若你被放逐,不管在何方,我都会找到你,陪着你,不去理世事,一直到天荒地老。

    可是最终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履行自己的诺言,放逐自己到荒石遍地的岛屿。而她,最终也没有来找我,因为她是耳族,我是眼族,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眼族的视力和传说中的人鱼能够媲美,能够看到最遥远的星辰。

    在我被放逐的这一生中,有一个女孩始终陪着我,在离我似乎有十万英尺的海域中陪着我。

    我能看到她美丽带点彷徨的脸庞,能看到她看到我的眼睛,原来她是人鱼。

    不过这也无谓,因为她喜欢听我唱歌,我喜欢给她唱歌,这就足够了。就这样,我用了一生给她唱歌,她也听我唱了一生的歌。可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如同多年前我最爱的她。

    在我老去时,无法再唱出最美的歌时,我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到她的世界去看看她,一眼就好。

    我拖着自己亲手缚上的锁链,一步一步走进了她的世界。

    可我终归不是她的世界的人,我竟未说出一句话就已窒息,不过也好,我来到她的世界只为看她一眼,现在,我如愿以偿,那就够了。

    她将我拥入她的怀中,我却难过了,为什么不早一点来看她,在我有着英俊的脸颊,朝气蓬勃的笑容时看她,而不是现在佝偻着身体,华发绕头的模样。

    我在她的怀中安心的闭上了眼睛,渐渐停止了呼吸。我们原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此刻能偎依在一起,已是上天给予我最大的怜悯。想着想着,我像是看见了多年前我挺拔着身躯无所畏惧的模样,那时……

    旁观者

    我将要失去生命。

    我叫月姬,我爱的人是一个放逐者。

    很多年前,我们偎依在一起许下天长地久,本以为可以实现,可终究,面对现实我们无能为力。

    他履行自己的誓言亲手缚上枷锁成为了放逐者。而我,既然不能和他在一起,那就当他最深情的陪伴者吧。

    我藏在荒石环绕的岛中,在他所在的山崖下,藏了一生。

    他还是喜欢唱歌,一直在唱。偶尔他会低下头喃喃细语,我是耳族,我能听见他低微的声音,他说,我好想你,此时你是否在人来人往的城中穿越?或是在清晨薄雾渐浓的云上望着远方,也如我一般在想念我?

    每当我听见他的这些话时,我难过的流下泪来,像是被抽空了生命,忍不住想冲上去抱着他,对他说,我也好想你。

    可我不能,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们不可能在一起。

    在他佝偻的身体缓缓走进海里时,我也将要失去生命,我也如他一样,面容苍老青丝绕头。

    我忽然想到,我们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何必如此为难彼此?为什么不早一点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我爱你,然后管他什么世人说正邪两派,握紧他的手,永远也不会放开!(注)

    只是已错过,只是终将分别,只是没有悟透缘分。

    故事完。

    林小妮想了很久很久,直到日上竿头,直到心凉如死,她才明白,赵荏苒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既然错过了,那便错过了。

    想到这里,林小妮忽然哭了起来,心想我就想赚点外快,你怎么能这么心狠?

    她看着桌上放着的几个苹果以及留着赵荏苒口红印的玻璃杯子,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

    …………

    …………

    赵荏苒绝情吗?文韶华心想着一些事情,忽然笑了出来,老王在前排看到老板想着什么笑了出来,搭话道:“汉港的事情有着落了?”

    文韶华摇了摇头,笑道:“只是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老王点了点头,专注的去开车了。

    车内开着暖风,很是暖和,而车外的温度则是零下,车窗上有层薄雾,文韶华透过薄雾看着窗外朦胧的世界,开心着笑着,一时间竟有些得意。

    他心想,你对谁都可以绝情,但对我不会。

    这点我深信不疑。

    注:章节名是锦书难托,出自陆游诗(钗头凤),诗的表达的意思是有缘无份。而故事中的“管他什么世人说正邪两派,握紧他的手,永远也不会放开!”这句话出自张碧晨的歌曲(梦幻诛仙),歌词写得很好,诗也不错。最后描写文韶华这点是伏笔,下下章应该会揭晓。而林小妮和赵荏苒这就走到头了嘛?朋友出卖的狗血故事吗?不不不,不会如此简单,请大家拭目以待!

    你对谁绝情都不会对我绝情,这是文韶华的自信!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