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十五章:妙不可言
    赵荏苒来到了教室,看了一眼周围并不熟悉,甚至连名字也叫不上来的同学们,撇了撇嘴然后坐了下来,心想上学真没意思,重复的上课重复的放学,然后看着春去秋来,真是没有意思。

    赵荏苒坐在凳子上,无视喧闹的教室,看着窗外的风景以及那棵枣树,想着赶紧长大,长大了多好,可以自己挣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遇见喜欢的人就勇敢说出来,哪像现在有百般事情困扰着自己,不提书本上学的知识,只是人际交往便是一个烦字。

    很多时候人们总是会局限于眼前的世界,以为看到的便是真实,其实不然。

    很多年后的那场秋雨,赵荏苒才明白,原来成长真是一件值得痛苦的事情,而且用什么东西也买不回年轻。

    赵荏苒没有思考多久,思绪便被一阵紧促的上课铃声打散。回过神来,发现大家已经部进了教室,这个“大家”主要是文韶华和元倾;

    当然,应该还有林小妮,但是她又迟到了。

    班主任盯着背着书包气喘吁吁的林小妮,神情很是不善,后者连忙鞠躬道:“我先去罚站十分钟。”说着自顾自站在教室门外,惹的班主任一阵翻白眼,心想真真是朽木不可雕也!

    赵荏苒见过了林小妮的行事风格,可有的人没见识过。

    比如文玉。

    此时她很崇拜的看着林小妮甩着膀子,斜挎着书包的背影,神情羡慕,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早些年文玉便和赵荏苒以及林小妮在同一所学校,只是后两者并不认识她而已,她只是个默默无名学生而已。一般来说,默默无名的学生要么是好学生,要么是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导致同学对这种人的印象很是缥缈虚无。文玉不属于这两种,她属于学习成绩一般,不算是好学生,而且没有特殊的地方,还很乖——这便是学校里有些人并不出名的原因之一,大多数这种人还都是女生。

    虽然不在一个班,但那时候赵荏苒和林小妮的大名早已远扬——一个平时温柔似水,但发起疯来谁都敢揍;一个虽然胆小,但行事夸张,嘴上老挂着自个的男朋友;总之来说,学习成绩好,而且不是所谓的好学生,这便是好学生羡慕坏学生的原因,凭什么你那么贪玩而且对所有事都不拘一格,但为什么学习成绩好?

    班主任没有理会学生们的神情不一,开始了对新学期的部署:“首先,便是调座位。”

    “虽然我很提倡男生和男生坐,女生和女生坐,但看看你们现在什么样子?”班主任苦口婆心着说着,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然后再激励学生们的学习兴趣,最后总结道:“三年,只有三年时间,这是你们把握命运的最后一个阶段,希望所有人都持之以恒的努力且不忘初心!”

    接着她又分布了学生们的座位。

    林小妮趴在门外向教室里面打探着情况,对着赵荏苒挤眉弄眼着,惹着赵荏苒想笑却又不敢笑。班主任柳目一竖,伸出手指对着林小妮说道:“给我滚进来,坐在元倾旁边!”说着又指着文韶华说道:“你坐到赵荏苒旁边!”

    被点到的三个人一愣,同时想到不会吧?

    奉缺本来和一个女同学坐在一起,听到这话开心的大笑了起来,班主任指着他说道:“你给我坐到第一排。”接着他便笑不出声了。

    被点过的人默默的站了起来收拾着书本,对着本来的同桌告着别,然后便奔向目标,男生们一个个脸上挂着笑容,像是盛开的喇叭花似的。开玩笑,同桌换个女同学能不开心吗?

    但也有部分人不开心,比如男生换到的那个女同学同桌长得并不是那么好看,又或者是文韶华要和赵荏苒坐到一起这个事情。

    当然,只是他的脸色看起来并不怎样情愿,心里怎么想的别人不知道。

    而且,他迟迟未动。

    班主任看到最后又眯着眼睛问道:“文韶华,怎么不动?”

    文韶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觉得这样站起来很是没有面子,所以选择了反抗。

    “老师,我不想和她当同桌。”文韶华最终找了借口,但是话一出口便后悔了。

    这时赵荏苒也回击道:“老师,我也不想和他坐在一起。”

    “嗯?”老师语气高昂了起来,文韶华脸色好看了些,他心想这样挺不错,至少不那么明显。

    通常来讲,学生们明确表示了些自己的爱好或者癖好,或者是换座位不想和谁坐这样的念头,作为班主任一定不会如他所愿,这是定理——你不愿意做某件事,我偏偏让你做,要知道这些所谓的癖好将来或者会成为你的弱点。班主任也好,父母也好,都会如此培养孩子。你不喜欢吃蔬菜,我便偏偏让你吃蔬菜,因为我是为你好。

    文韶华听到班主任质疑的“嗯”,便知道了后文,肯定是逼迫自己去。

    果不其然,班主任冷冷的说道:“为什么不和她坐?有仇?那就必须和她坐一起!”

    说着又对赵荏苒说道:“他若是欺负你,给我说。”

    赵荏苒听到这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文韶华冷哼了一声,提着书包站了起来,走到赵荏苒书桌旁,看也未看后者一眼,随意的坐了下来。

    下午三点,阳光正好,微风曳曳,柳树扬起叶子随风飘荡,两个人相隔不过0.5米,却都猛烈的,汹涌的,心脏不停的,在跳动着。

    奉缺虽然坐到了第一排,但回过头看着他们两人,笑的很是开心,只是没敢再发声而已。

    元倾和林小妮坐在一起,前者看着那两人没有说话,后者看着他们,开心的笑了起来。

    班主任安排完座位问题以及随后的选专业的事情后,便匆匆离去,把教室交给了上课的老师。

    这节课是语文,语文老师是个戴着眼镜的男老师。

    他站在讲台上,讲起了高中的一些知识要点和他总结的学习方法,最终留给大家一首残诗,然后说道:“语文课最重要的便是写作,而写作对你们的成绩以及将来走上社会后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等到以后你们便就知道了。明天早上有一节我的课,我要求你们将这首残诗的最后两句给我写出来,当然,这诗是我写的,你们自己发挥,诗词结构不必拘谨,也可以不押韵,只要求有神,有神才有形,希望明天大家给我一个惊喜。”说完没多久便下了课,留下一教室的学生目瞪口呆,心想高中语文还要写诗?

    许多人欲哭无泪,压根不会,怎么写?

    赵荏苒和文韶华坐在一起,下课后两人都懒得出去,双方也没有说话,就各自趴在桌子上沉默的仿佛在认真钻研诗词。

    林小妮拿着刚刚语文老师留的诗渡到赵荏苒身旁,皱着眉头说道:“咋整?”

    赵荏苒背对着文韶华,面对着林小妮说道:“什么咋整?”

    林小妮说道:“我语文比较差,你不是挺好的吗?我记着咱们以前出去玩的时候你还会时不时的写两句抒情,这事交给你了。”说着摸着自己的下巴将本子上写的诗放在了赵荏苒的桌上,不顾赵荏苒的反对便溜出了教室。

    赵荏苒拿着林小妮的本子,心想诗不错,但写的字是什么玩意?

    想到这她用眼角余光瞅了瞅文韶华,看着对方正在和奉缺说着些什么,奉缺忽然看到赵荏苒往这边看着,很自然的给她打了一个招呼,赵荏苒连忙转过了头。

    文韶华动了动脖子,又接着和奉缺说着话。

    “怎么不自个写?”

    “不会!”

    “多少?”

    “一百!”

    “成交!”

    最后奉缺总结说道:“打小你语文好,总算有点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