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十九章:词不达意
    老师忽然发问,赵荏苒很是平静的说道:“意思到了,韵脚就是废话。”

    班上同学忽然喧哗了起来,虽然大家都没有研究过这个,但是经不住上网查啊,一查便能查出些学问来,但好像网上说的也是作诗必须遵循律吧?而且据大家所学过的诗词,一般124都会有韵脚,第三句才不理会这些,而且都必须遵循诗律的平仄。

    文韶华低着头想着某些事情。元倾看着赵荏苒越发心动起来。

    老师听到赵荏苒说的话笑了起来,说道:“不错不错,虽然唐诗以后的诗词都是近代诗,但之前的古体诗确实不论这些,甚至是近代诗有些也不按规矩作诗,甚至都是些绝佳好诗。你很不错。”

    赵荏苒得到老师的夸奖,笑了起来,然后徐徐坐下,得意之极。然而她坐下没多久,便发觉到文韶华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她忽然想起了某些往事。

    十岁的少女痴迷古代诗词,十岁的少年苦读诗词教给她简单作诗的方法,同时告诉了她那句话:意思到了,韵脚就是废话!

    糟了,赵荏苒瞬间头疼了起来,心想自己怎么忘了这话是文韶华告诉自己的,真真是尴尬到极点。一念到此,赵荏苒沉默着像是注意到文韶华的目光似的,端端正正坐着宛如一个入定的老僧人。

    “文韶华!”

    “到”

    文韶华喊了一声到,然后没有站起来,依旧坐在座位上。

    老师眉头微皱,有些不喜,但又想到对方是谁,不禁更加不喜。

    这种搞特殊权利的人他很讨厌,哪怕学校里得到了他家中不菲的赞助,因为这是两码事。但是不待老师训斥,文韶华便念出了自己的诗。

    “明月清风徐然落,枯叶三支黄昏默。蓦然回首回望月,时光溅逝黄昏寞。”

    念完诗后,文韶华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我不喜欢这些文人墨客的词,但是总归是个寄托,所以我不反对,也没有资格反对,只是我不会对我的诗词做出注释,因为注释本来没有什么用,诗词在我眼里是抒发情感的寄托。”

    林小妮以及众多女同学的眼睛忽然发起光来,看着文韶华的背影或者侧脸,再加上平时文韶华那种不羁的模样在她们脑海回荡,奉缺忽然闻到了一股春心荡漾的味道,他愤愤不平的看着文韶华心想这下好了,这么多女同学被你迷住了,我也没戏了。

    靠!

    奉缺此时的的心情像是吃了一碗死苍蝇似的。

    赵荏苒虽然低着头,但是内心却是不安的,也是激动的。

    偷偷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文韶华,只见对方却看着自己,赵荏苒连忙缩回了目光。

    “诗,确实不错。”语文老师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本来想对对方点评一下,但看到他无所谓的模样,以及确实诗写的不错这个事情,自己也没了心情再批评对方哪里的不是。

    待几位同学念了一些诗后,语文老师终于点到了奉缺。

    赵荏苒好奇的将目光转向奉缺,心想这丫准备怎么回答。

    文韶华却没有理会课堂上的动静,当然也没有注意到奉缺开始念诗,因为从他说完话后,便握着笔在纸上写着些什么,神情很是专注。

    奉缺站了起来,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献丑了。”

    “明月清风徐然落,枯叶三支黄昏默。你问我从哪里来,对着夜色吹三瓶。”

    众人先是一愣,接着发出轰然大笑,就连老师也抑制不住笑意,轻轻笑了笑,看着混乱的课堂以及自顾自得意不已的奉缺,然后干咳了两声说道:“解释解释。”

    奉缺想象中老师的责骂声没有出现,反而让自己注释,不由的挑眉看了一眼文韶华,示意自己也他妈会写诗,结果发现人家低头写着些什么,根本没有注意自己这边的动静,不由的好生气馁,但转回目光又察觉到几乎所有女生都盯着自个,不由的觉得面子大涨,于是顺水推舟解释自己作的诗。

    “我的诗意就是清风飘然,黄昏沉默,想起自己的家在何处,伤心至极先喝三瓶啤酒再说,表达了离家的伤感之情,总而言之,就是思念故乡的一首诗。”

    同学们嗤之以鼻,纷纷喝着倒彩,元倾更是大叫道:“吹三瓶啤酒,你咋不上天?再说了,你要离家三天,只怕到时候想要上天没人管,还谈乡愁,你谈好自个再说!”

    男同学们听到这话大笑了起来,女同学则捂着自己的嘴轻轻笑着,更有林小妮这种女生,浑然不顾形象大叫道:“再来一首,再来一首!”

    奉缺嘴巴只差气歪的说:“我的诗其中蕴含的深意你们这帮人懂个屁!”

    语文老师及时制止住了这场闹剧,只是简单的点评了两句,夸奖此诗意思够了,但是文笔有些不雅而已,便掀过了这场风波,惹得奉缺连连叫道老师不公平。

    现场的诗词大会由奉缺开始变得有些索然无味,很多人的心思早飘到了窗外的那片天地,而最早走神的却是文韶华。

    此时他终于在纸上写好了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他抬起头望了两眼,发现众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就连自个的同桌赵荏苒目光也在别处,他忽然有些生气。

    虽然他要的就是没有人理会他的存在,但是你赵荏苒剽窃了多少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怎敢如此视我于无物呢?

    想是这么想,但哪能说出来?就连这样的想法都不能有,因为显得很小气。文韶华是个小气的人吗?他真的很大方。

    不过一首诗和几句废话,拿去便好。

    想着莫名的事情,文韶华终于有些脸红着把手中的纸条缓缓推向了赵荏苒,又伸出指头捅了捅赵荏苒的胳膊,后者转过头来,文韶华连忙又转过头去。

    窗外阳光明媚,教室里念诗声飘荡,赵荏苒拿起纸条看了许久,文韶华也沉默了很久。

    阳光洒在纸条上,笔迹有些杂乱,甚至还有些错别字,但总归能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