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二十七章:明天的朝阳如梦
    时间平平淡淡的过去,自从那件事情之后,已经过去两年多,马上他们便面临着高考。

    两年前,长大后的他们第一次见面,赵荏苒还是生气了。

    哪怕赵荏苒向他头上淋了一袋酸奶,文韶华却悠然自得的转身离开了教室。

    但赵荏苒生气归生气,她还是喜欢文韶华。

    只是不曾表现罢了。

    少女情怀,没办法说太多。

    哪怕文韶华做出多么过分的事情。比如把一桶垃圾架在了教室的门上,算好时间等赵荏苒进来,然后让赵荏苒狼狈成一个笑话。

    这低俗的恶作剧确实没意思,赵荏苒那时心想。

    她推开了教室门,稳稳妥妥的一桶垃圾倒在了她的头上,早上出门妈妈给她扎的辫子上全是恶心的液体,可能是唾沫或者浓痰,也可能也是同学们未喝完的可乐。ii

    腻腻的,黏黏的,全部在她的头上和身上。

    教室里的同学喝彩声响起。

    事后在男生厕所里,文韶华掏出了一支烟,点上,烟雾缭绕。

    “还是你强,谁敢惹那个母老虎?”

    文韶华笑了笑,吐出一个烟圈,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在学校里做过很多恶事,打过人,甚至打过老师,他从来不觉得愧疚。

    但他看见她的目光,就有种无处藏身的感觉。所以他想尽了办法去欺负她,为什么?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但他就是讨厌她。

    “哎,你们说说,那母老虎能咬天能咬地,就连隔壁班的大虎子绊了她一脚,被她咬的差点半身不遂,为什么唯独对文韶华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呢?”ii

    文韶华眼睛一眯,作势要打刚刚说话的那人,那人连连做饶。

    其实,文韶华知道那是为什么。

    她叫赵荏苒,小时候他见过她。她的父亲是自己父亲的司机。

    文韶华一直知道,赵荏苒也当然一直知道。

    “长大了我娶你,当我的老婆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我做什么都是对的,你要坚决服从命令!跟着我,我永远罩着你!”

    “好啊!”

    这是他们四岁的时候第一次对话。

    他就是受不了赵荏苒那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他心想,肯定是你爸是我爸的司机,你才对我这么放纵。

    但是他就是受不了这种放纵,这样显得自己很幼稚,显得她很成熟。ii

    而她就是喜欢文韶华那副放纵不羁的模样,哪怕他放纵的对象是自己,受苦的也是自己,她还是喜欢。

    赵荏苒对着水房有些水垢的镜子,把垃圾从身上慢慢拿了下来,然后把辫子也拆了开来,蘸着水把头发上的污垢清洗干净。水龙头的水冰凉刺骨,她想起了小时候的见面,他说我长大了要娶你,她说好。她又觉得冰凉的水似乎夹杂的一股滚烫的热流,滚烫的热流又灼伤着她的心,冰水又将她拉入深渊,又冰冷至极。

    时间慢慢的流淌过去,像水房的水,流逝的悄然无声。

    后面的事情便是两人互相假装不认识彼此,少年少女们有着自己的骄傲。

    咫尺之遥,又远在天边。

    这就是他们的距离。ii

    那天他们吵架之前,文韶华曾递给赵荏苒一张纸条。

    上面写着“为什么我这么欺负你,你也没有丝毫反应?是瞧不起我?还是认为我在胡闹?”

    赵荏苒看完纸条,又看了看旁边装睡的文韶华,然后拿起笔在纸条的背面写了一段话。

    “你以前不是说过,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吗?”

    文韶华趁着下课赵荏苒出去了,这才拿起赵荏苒放在自己桌上的纸条,看了一眼,他觉得好生无趣,他放下纸条,可他却放不下这颗心了。

    …………

    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元倾便转学了,而他家的酒店也在海昌集团的攻势下逐渐沦陷,元虎渴望的两年时间还未到,便宣布彻底破产了。ii

    他确实知道些什么,但有些事情他还不够资格参与。

    所以他惹了祸,他的儿子也惹了祸。

    当然,这只是开始。

    …………

    时光荏苒,两年时间如指尖白驹,马上高考了。

    元倾转学了,可能这辈子都不敢再见文韶华;奉缺也去了国外,不知道何时归来。

    乔路也走了,这些年他一直在国外,走之前亲了一口林小妮,对她说等着我。

    林小妮看着他上了飞机,平静无言,只不过在他走后,她便删了文玉所有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文玉也转学了。

    文韶华还在,又收了几个小弟,只不过与从前的他相比,算是变了一个人。ii

    赵荏苒还在,每天在文韶华的管控之中,偶尔欺负欺负文韶华。

    林小妮也还在,偶尔想起乔路,便变得寂寞无声。

    而学校里那几棵白杨树在这两年里又上了几公分,学校门口又起了一个新楼盘,可能不久便会被人争夺出天价学区房。

    时间在流走,他们也在成长。

    当然,那件事情便成了那几个人的秘密。

    …………

    当所有人都在教室里紧张的复习准备高考,文韶华却带着赵荏苒漫步在操场上,捧着书,像极了文人雅士。

    文韶华真的很聪明,自从那时候和赵荏苒袒露心扉,两人真正成为恋人之后,他便被赵荏苒说了几次不务正业。ii

    文韶华说我要考上和你一样的学校。

    那时候他就变了。

    学校里少了一个嚣张跋扈的文韶华,多了一个捧着书到处溜达的文公子。

    现在他的成绩不知道比赵荏苒好到哪去了,赵荏苒唯一一点能比过他的地方也被他超越了。

    赵荏苒心想,不带你这么欺负人的。

    文韶华转过头看了一眼赵荏苒鼓着小嘴,一幅小老虎的模样,安慰她道“虽然你比较笨,但那是天生的,不要气馁。”

    说完这话,他感觉有些不妥。

    果不其然赵荏苒嘴鼓的越加用劲了。

    文韶华又说“没事,不要担心,就算考不上,以后我养你。”ii

    赵荏苒冲了上去朝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

    自从那天后,文韶华再也没有带赵荏苒去操场,直接换了战场,战场是一个空寂的图书室。

    高考即将来临,有的人在认真复习,有的人想着考不上无所谓,反正我不爱读书;有的胸有成竹,还有的人就准备混,无论是哪一种人,复习的地方都在教室里,因为教室里有老师陪着他们,在这种被学校反复强调是最后一战的紧张时刻,所有人哪怕再混日子,也都有了自觉,反正不管如何,仪式感要有。

    所以他们复习时都会去那大教室里集合,不论是胸有成竹的,还是准备混日子的,都在那里。

    这就导致学校的图书室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文韶华觉得这个地方很好。ii

    除了这个外,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赵荏苒脑子太笨了,当他讲了一道题讲了好多遍后,发现赵荏苒还是眨巴着无辜的眼睛,他像发了疯的公牛一样对赵荏苒吼道“你知道什么叫蠢吗?你去照照镜子,快去!”

    赵荏苒依言掏出镜子看了看,发现自己长得挺美的,不由得眉飞色舞的笑了笑。

    文韶华闭着眼睛,抑制着自己的冲动,抑制着想狠狠亲亲她的嘴的冲动,以及将她的头发抓乱的冲动。

    赵荏苒这才发现文韶华很生气,于是她又眨巴着眼睛,又可怜,又让人觉得可爱和无辜。

    文韶华在这两年内没少着过道,赵荏苒的这些小道道虽然乏味,但是有用。

    于是文韶华又心软了,他指着那道题又认真的讲解了起来,赵荏苒看着他的眉毛,心想他真帅,就连眉毛都这么好看。ii

    文韶华发现了她的举动,脾气又到了爆发的边缘,赵荏苒见状连忙捂着自己的肚子,脸色挂着一幅痛不欲生的模样。

    文韶华紧张的问“怎么了?”

    赵荏苒委屈的说“饿了!”

    ……

    “我去买吃的,你先好好看题。”

    文韶华急匆匆的买了些食物,提到了图书室里——哪有赵荏苒认真学习的身影,只有赵荏苒爬在书桌上睡得醉仙梦死的模样。

    文韶华怒发冲冠的走到赵荏苒面前,张牙舞爪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叫醒她。他把食物轻轻放在了桌上,然后坐在了赵荏苒的对面,看着她闭着眼睛,眉头过会皱着,过会舒展开来,他觉得好生幸福。ii

    然后他又看见了赵荏苒的嘴角流下了一串口水,他又觉得好生恶心。

    文韶华狠狠的拍了拍桌子,赵荏苒被惊醒了,正准备解释一下,突然发现桌上放着的食物,她连忙手慌脚乱的打开了包装袋,拿出食物吃了起来。

    至于解释自己为什么睡觉,都忘了解释。

    她看着文韶华生气的模样,又觉得他很可爱。赵荏苒不停的吃着又想到,刚才自己想好的睡觉理由是什么?好像是饿的睡着了?

    经过赵荏苒的学习抗争,文韶华发现是不是自己的教育方法有些问题?于是他想了很久,终于把目光放在了食物上,同时他也强迫赵荏苒每天按照他的构思执行一日生活制度。

    清晨,赵荏苒刚起床,文韶华就站在她家楼下,然后在郁雷的逼迫声中,慌慌张张的跑下了楼,文韶华骑着自行车载着她去学校。ii

    赵荏苒刚到图书室里,文韶华的小弟便来了,小弟提着极其营养的早餐。

    赵荏苒盯着牛奶和面包,没有说话。

    整整一个早上,除了上厕所的时间,赵荏苒都呆在教室里看书。

    中午,文韶华的小弟又来了,这次他带的午餐也极其营养。

    四个菜,三个素菜,一个荤菜,还有一份牛奶。

    “牛奶配炒菜?”赵荏苒盯着为文韶华,文韶华认真的点了点头。

    赵荏苒老实的吃了。

    下午依旧如此,晚饭和午饭没什么区别。

    晚饭过后,赵荏苒提出了出去散散步的请求,文韶华不准,赵荏苒坐了下来。ii

    文韶华嘚瑟的看着赵荏苒说“你就给我往死里学,别的不用担心,想吃什么给我说,我负责审核,我小弟去买,直到考试前一天,你所有的时间都要在这里,只要我不说话,绝不容许你踏出这个教室一步。”

    赵荏苒没有说话,目光放在了书上。

    她很后悔,为什么今天早上要跟着他来学校。

    过了会,赵荏苒说“我上厕所。”

    文韶华冷笑着说“我陪你。”

    赵荏苒一愣,脸色一红“你变态!”

    “我又不偷看你,再说了,你身上哪点地方值得人偷看?”文韶华随意的说道。

    赵荏苒低着头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然后,然后气馁了。ii

    第二天早上,文韶华依旧等在赵荏苒楼下,可是许久也不见赵荏苒下来。

    文韶华很是疑惑,人呢? 打电话也不接?

    终于上课时间到了,文韶华甚至看见了赵荏苒的父母都出去上班了,她还没有下来。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上了楼准备直接去叫她。

    四楼401室吧?文韶华看着401室的门,发现外门并没有关上,可能是赵荏苒的父母出门时忘了关上吧。

    当然,可能是父母出门上班,发现女儿还在睡觉,于是提醒赶紧起床去上学,他们坚信着自己的女儿是三好学生,想到他们走后,女儿就会起床去上学,于是便没有关外门。

    想到这里,文韶华冷笑三好学生?应该是能吃能睡能偷懒的三能学生吧?ii

    他怒气冲冲的冲了进去,客厅没人,他随便打开了一间卧室,没人。他并不知道赵荏苒在哪个房间,但是总共就那么几间卧室,他又推开了一间卧室的门。

    时间凝固在这一刻。

    赵荏苒张着嘴巴盯着他。

    文韶华目不斜视的盯着她。

    赵荏苒提着裤子,她的上衣还没有穿,她以为文韶华等不住已经走了,所以她很悠闲的穿着衣服。但是他来了。

    他来了,他看着她那发育并不完美的白花花的胸部,心想两年了,怎么还是没有长?很小,真的很小,这是文韶华的第一念头。

    接着他的目光放在了她的下面,嗯,粉色内裤,很可爱。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小区中。

    文韶华面色严肃的开口道“你继续,我在客厅等你。”说完干净利索的转身关上了门。

    没一会赵荏苒出来了,脸色有些红润,她很害羞,也很恼火。

    文韶华说“上课迟到了,走吧。”

    他没再看赵荏苒,说完便出了门。

    他骑着自行车载着赵荏苒,赵荏苒声音很低的问“大不大?”

    文韶华严肃的说“大!”

    赵荏苒脸更红了。

    从此以后赵荏苒再也没有迟到过,每天准时下楼,然后文韶华载着她去学校。

    然后,终于有一天,赵荏苒下了楼,楼下没有文韶华的身影,她的眼圈红红的,她想,还有三天就高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