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三十一章:你是我的骄傲
    韶华31章

    心痛如绞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很多人不清楚,都只是以为这是形容词。

    至少在这天发生的事情之前,赵荏苒和文韶华是不能够体会的。

    这一天,赵荏苒父母双双离世,尤其是她的母亲刘丽芳,更是一句话也没有给她留下。

    没有任何征兆,赵荏苒也没有任何准备。

    葬礼举行的很快,刚好错过了高考,赵荏苒也没有打算再去考试。

    在赵荏苒亲戚的帮助下,还有林小妮陪着她一起办完所有事情,直到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赵荏苒一个人的时候,赵荏苒才猛然醒悟,自己只剩自己一个人了。

    那天报上登的新闻她也看了,看的时候没有说任何话,只是心特别痛。

    那一刻,她才知道,心痛如绞并不是形容词,是真的心在颤抖,是生理上身体上真正意义的在疼痛。

    为什么?

    赵荏苒不知道。

    直到现在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与之有牵扯的文韶华也失踪了。

    是的,失踪了。

    从那天到现在,文韶华没有去学校,也没有给她打电话。

    他的手机无法接通。

    赵荏苒蹲在地上,靠在墙上,偶尔目光放在桌子上,那里有着一封信,是赵立给她留的。

    这几天她始终没有看那封信,因为那些新闻。

    那些新闻太难听了。

    赵荏苒心想,爸,你怎么会做如此肮脏的事情呢?

    所以她一直抗拒着不去看那封信,直到现在。

    直到她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她站了起来,然后打开信。

    信的内容如下:

    荏苒,请原谅我与你的母亲。

    我想,我离开后,你的母亲也会随我走,因为没有办法。

    上天在成就一个人的时候,已经将他所有的路展开再铺好。

    我的一辈子便是这样。

    年少时,我意气风发,拜了国内有名的国画大师为师,我的前途无量。

    那时候我还是个少年。

    少年有着少年的梦。

    直到你爷爷被迫自杀,那时候我才终于明白,有了钱,才会有一切。

    从那时候起我便对生活失去了希望,我以为我这一辈子便这样了。

    但是后来与你母亲结婚,然后生下了你,我改变了想法。

    你是我的孩子,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可是我没有本事,我是个垃圾,我没有用,给不了你最好的环境,买不了你想要的一切。

    于是那时候我便下定了决心,哪怕我死后跌入十八层地狱,我来世做牛做马,也要让你未来的生活无忧无虑。

    可能我的想法有些偏执,但是我还是去做了,因为我早已心存死志,因为我是一个父亲。

    你陈阿姨是个有情有义的女人,我对她的亏欠很大。

    当初她向我提出分裂海昌集团公司的这件事情后,我便谋划了一切。

    这些年公司的绝大部分股份以她的名义转到我的名下,只待说清所有事情后,逼迫文海昌下台,然后我们再掌权。

    这样的事情对文韶华那孩子不公平,对文海昌也不公平,但是,他们如何绝不关我事情,我对他们,对这个世界殊无爱恨。

    只要你好,我便心满意足。

    然而,我们掌权后,会发生很多事情,会对你造成很多伤害,毕竟你和我是父女。

    而且,掌控集团公司这种事情,淑华不行,我也不行。

    我怕到最后什么也得不到,所以想了这样一个办法。

    我死,我带着淑华去死,你母亲跟着我死,然后把这些年得到的所有现金都留给你。

    你无牵无挂,然后去别的地方吧。

    最初可能你会痛苦,可当你抛弃过往重新生活的时候,应该会满足那时候的生活。

    至于我们,只消你偶尔能够想起有个爱你的父亲和母亲,那便已足够。

    ……

    ……

    赵荏苒放下了信,悔恨又泣不成声,她悔恨为什么没有早些发现父亲这些反常甚至自私的念想,如果给她几年时间,她会尽一切努力劝他回头享受现在的生活。

    可是迟了,太迟了。

    赵荏苒趴在父母睡过的那张床上痛哭流涕,撕心裂肺。

    ………

    ………

    文韶华在大家眼里失踪了。

    事实上,他只是带着自己的父亲回到了乡下老家。

    文海昌那晚昏倒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没有两天,医生便对文韶华摇了摇头,不肯再多说一句。

    文海昌抢救醒来的第二天便看到了那些新闻,然后便昏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下午那个黄昏,暮色如同白云一般翩然而至,笼罩了整个天空的时候,他再次醒来。

    看上去文海昌的脸色不错,说起话来状态也不错。

    文韶华知道那是回光返照。

    他忍着眼泪坐在窗前,握着自己父亲的手。

    文海昌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坐直了起来说道:“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我们除了接受,还要痛定思过。”

    文韶华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是父亲对自己的最后的教诲。

    “你去看过你的母亲了吗?”文海昌忽然说道。

    文韶华摇了摇头,目光冷冽。

    文海昌说道:“终归是选择罢了,但是你要记住,她始终是你的母亲,这是你不能改变的事情,找个时间把她葬了吧。”

    文韶华听到这里忽然流下眼泪,他情绪有些激动的说道:“爸,难道你不恨她吗?”

    听到这话,文海昌笑了起来说道:“如果恨能够让她回心转意,能够不让这些事情发生,那我便是日日夜夜也恨她又如何?”

    文韶华倔强的没有说话,也就是没有答应父亲的要求。

    文海昌看到文韶华如此模样,又笑了起来,这次他笑的是发自肺腑,他说道:“多想看你再成长几年时间。”

    文韶华听到这话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感觉放声大哭了起来。

    文海昌摸着他的头说道:“当年我从那个小山村出来,在你母亲家里的厂里打工,那时候我没用几年便成为那个厂最为出色的人。如果你的母亲没有逼迫家里将所有房产变卖去救济赵立,你的外公也不会把那些钱投资给我,我也不会干到今天这个位置。不管如何,直到现在,我对你母亲还是存有善意以及理解。”

    文韶华啜泣着听着这些话。

    “如果说我有不平,那么就是我辛苦了一辈子,终于还是替他人做衣裳,只有这点,我很遗憾。你的母亲做的太绝,我挽回的损失恐怕连公司破产赔付都不够,所以我没能留给你什么东西,这点我真的很是愧疚。”

    文韶华摇着头哭着说道:“不,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好好活着!”

    文海昌忽然认真的说道:“你是我文海昌的儿子,不要说这些没用的话。”

    文韶华倔强的哭着,眼神里满是不甘。

    文海昌看到文韶华这幅模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接着大笑了起来说道:“我很欣慰,能有你这样的孩子。”

    “生活上,不要学我这般无趣,找些事情做,不要多吃辣,对胃不好,也不要常喝酒,对身体更是不好。至于事业上,学我就行,这点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但是要改改你的脾气,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但是我知道,我所能做到的就是让你有资格对所有人发脾气,现在不管公司如何,你始终要改,因为你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围在我身边让我给你唱儿歌的小韶华,你是我文海昌生命的延续,是我的骄傲。成大事,那些坏脾气可不行。对了,还有女人方面,这些事情我不好给你说,但是你要记住,对你好,真心为你的,你才能对她付出,这点不要学我,我心太软,吃了这样大的一个亏。还有,人一辈子,快快乐乐些最好,你不要学我这般幸苦,要多去旅游,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交一些知心的好朋友,找一个爱你的女人,不要乱花钱,不要熬夜,有空了不光来看看我,也要去看看你的母亲……”

    说到这里,文海昌停顿了一下,怅然的看着天花板,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想看你成家后的模样,还想照顾你几年……”

    文韶华听到此处一头跪在了地上,终于撕心裂肺的大哭了起来。

    文海昌看到他满意的笑了笑,如同过去往年一样爱笑,然后闭起了眼睛。

    …………

    …………

    烟海城郊区的一个镇上村子里,文韶华带着父亲的遗体来到这里,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想要回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