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三十二章:谁也跑不掉!
    海昌集团公司自从成立到目前为止,已经二十年,从开始的五百万注册资金到现在上市公司,全在一夜坍塌,而牵扯到此事的实际控股人直接死亡三人,其中最为突出的便是司机和董事长夫人的事情成为一件全城皆知的丑闻。

    这件事情的疑点有很多,为什么司机和董事长夫人能够牵扯到一起?

    为什么逃跑当夜会出车祸?

    又是谁向媒体爆出这些密闻?

    实际上,就如同文海昌对陈淑华所说:“你邀请了许多外人来针对公司针对我。”

    这便是海昌集团公司破产的最为重要的一条原因。

    随着海昌集团的商业大楼坍塌,与之而来受益的许多小公司数不胜数,就连当时仅在海昌集团公司下面的几家大公司也参与了此事。

    这就直接导致海昌集团公司的股票跌水,数不尽的企业中饱私囊。

    不得不说,陈淑华确实没有经商头脑。

    她和赵立得到的只有两千万现金。

    损失的却是海昌集团几十亿的资产和海昌集团公司的号召力。

    原本陈淑华打算这场商业战争结束后,便回收放在外的股份。

    可惜她死了。

    因为她不明白,赵立却看的清楚,没有谁愿意把进了自己口袋的钱再掏出来。

    哪怕这些人里有陈淑华最为亲近的亲人。

    甚至在赵立拉着陈淑华一起赴死后,那些向媒体爆料的人群里就有她自认为可以信得过的亲人。

    火中取栗,越乱越好,这便是那些得了便宜的人最直接最真实的想法。

    哪管你对我多好,我要的只是钱。

    随着海昌公司破产,各项清算活动展开,最终榨干了所有一切文海昌个人拥有钱财,甚至还远远不够。

    但是文韶华却没有责任。

    因为这是股份有限责任公司。

    只负有限责任。

    可那些让文韶华家破人亡的责任谁来负?

    文韶华坐在文海昌坟前想到,他的嘴角扬起来,他的神情越发冷峻。

    他说道:“谁也跑不掉。”

    …………

    …………

    那件事情过去很久,赵荏苒也没有再去学校,林小妮和她母亲帮忙给赵荏苒办了明年复考的手续。

    赵荏苒在没有父母空荡荡的房子里呆了很久,近乎三个月没有出门,而林小妮则搬到她家里来陪她。

    至今林小妮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情况,只是按照媒体的报道推测出这些事情而已。

    即使如此,即使她的父母再如何不堪,林小妮都没有抛弃她。

    林小妮看着赵荏苒心灰意冷的模样,暗自心疼却无能为力。

    导致赵荏苒心灰意冷的不止这些事情,还有文韶华的失踪。

    赵荏苒知道,他可能再也不想见到自己。

    她拿着一张卡,卡上存着两千万。

    这是赵立留给她的,也可以说是为了给赵荏苒留下这两千万,赵立带着陈淑华和刘丽芳一起赴死。

    赵荏苒明白父亲的想法,如果要斩断羁绊,那么什么都不留最好,哪怕亲人。

    她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喃喃道:“我是不是应该从此远走高飞,去过上无比幸福的生活便是你的心愿?”

    人总是自私的,赵立是这样想的,他可以肯定赵荏苒再经过绝望和伤心后,会选择这条路,因为那毕竟是一笔常人无法想象的巨款。

    可是,赵荏苒是那种人吗?

    赵荏苒心想,我不是。

    所以她在这里等着,等着文韶华,然后将这笔钱还给他。

    那么其他死去的人呢?赵立所做的一切呢?

    赵荏苒心想我只能替你赎罪,但却不能完全洗掉这些罪名。

    ……

    ……

    初秋时节,枫树红了叶,杨树黄了叶子,变了颜色也罢,但最终会随秋风落成一场大雨,落叶的雨。

    这时候赵荏苒终于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文韶华的。

    “晚上十点长江桥头那棵枫树下见面。”

    “嗯。”

    两人在电话里没有多说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些事情必须当面说,这是对那些事情的尊重。

    晚上赵荏苒出门,林小妮问道:“要不要我陪你?”

    赵荏苒摇了摇头,说道:“我一个人就行,谢谢你小妮。”

    林小妮担心的看着赵荏苒说道:“荏苒,别想那么多,这不是你错。”

    赵荏苒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便出了门。

    没有多久赵荏苒便来到了那棵树下。

    文韶华站在树下面,身上落着几片红了的枫叶。

    他看着赵荏苒笑道:“这几个月可还好?”

    赵荏苒看到他的人,然后再听到他的声音,便抑制不住眼泪流了下来。

    她拼命的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文韶华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然后走到她的面前。

    “啪!”

    文韶华在赵荏苒脸上扇了一个耳光。

    “这是打你爸的!”

    “啪!”

    “这是打你这个贱人的!”

    “啪!”

    “这是替我父亲打的!”

    “啪!”

    “这是我自己打的!”

    文韶华说完这些话,扇了赵荏苒四个耳光,然后转身便走。

    赵荏苒嘴角流出鲜血,耳朵嗡嗡的响着,然后她哭着跪在地上说道:“那些钱我还给你,你不要走好不好?”

    文韶华停下脚步,然后又走到赵荏苒面前,居高临下的说道:“我知道,赵立那贱人立了遗嘱,委托了律师,十年后这钱才可以由你自由分配。”

    文韶华向她的脸上唾了一口唾沫接着说道:“然后呢,从今往后我依靠着你过这十年,然后随你心情给我一些零花钱?”

    赵荏苒哭着喊着说道:“可这些事情我并不知情,你原谅我好吗?”

    文韶华听到这话更是愤怒无比,他又伸出脚在赵荏苒的脸上踹了一脚,赵荏苒直接倒在了地上。

    “你他妈就是个**!我原谅你?可我失去的一切谁来给我?”文韶华愤怒的喊着。

    赵荏苒眼睛里全是金星,她想站起来,可没有力气。

    隐约间,她听到了文韶华接下来的话。

    “你他妈被元倾上了,真是上的活该,我为什么当初能忍下这件事情和你好呢?你他妈就是个**!”

    说完这些话,文韶华便转身离开。

    赵荏苒躺在地上,嘴角流着血,脸上红肿的厉害。

    此时街上已经没有行人,赵荏苒躺在枫树下,一阵微风吹过,枫叶落满了她全身。

    五天后,赵荏苒走了,去了意大利。

    林小妮从外面买菜回来看到桌子上赵荏苒留给她的那封信,久久未言。

    信上写着:十年后机场接我。

    …………

    …………

    文韶华没有离开烟海城,他拿着仅剩的两万块钱然后做起了生意。

    开始的时候他被人骗过几次,直到那几次后,他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上除了亲人,谁也不能相信,不对,某些亲人也不能相信。

    创业起初,为了节省一块钱公交车费,文韶华一天能多走十公里路。

    他一个人的时候吃的是米饭,没有菜,只有白水。

    他的衣服最长时间两个月没有洗过,只有必要的时候才会拿着衣服在租来的廉租房水房里打些水洗一洗。因为水费很贵。

    有时间他会忘了酒是什么味道,茶是怎么的苦涩。

    也有时间他在半夜饿的连喝几勺凉水冲淡胃液,也不会选择出去吃个宵夜。

    新认识的朋友嘲讽他,有必要省几块钱吗?

    他笑笑不说话。

    他的钱今天存了两百,明天就会翻一倍。

    于是他连不必要的一毛钱也不会花。

    只要有钱,他便会投资。

    一分也好,两分也罢,最终都会翻倍的增长。

    除此之外,他的时间也很宝贵,从来不会浪费时间去做某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他不会逛街,不会和新认识的朋友去喝酒。

    只是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到乡下,去看自己的父亲。

    这就是文韶华的生活。

    然后十年如一日,烟海城终于崛起一个最为强大,商业手段最为凶狠的君临集团公司,实际控股人为文韶华。

    烟海城各个商业家族都知道,文韶华不喜欢玩,不喜欢喝酒,不喜欢女人,不喜欢喝饮料,不喜欢一切没有商业意义的活动,大家都知道,他唯一的乐趣便是收购公司,以快准狠的商业手段打的对方毫无还手之地。

    这些年,有多少人被文韶华逼迫的家破人亡?

    而其中绝大部分人都是当年参与了那件事的人。

    这一切都源于文韶华当初在文海昌坟前说过一句话:谁也跑不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