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时光荏苒闻韶华 > 第三十九章:枫叶无情
    两人站在枫树下足足站了有十分钟,最终还是文韶华先开口说道:“你来还是我来?”

    赵荏苒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来吧,我记性好。”

    文韶华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赵荏苒走到红枫树下,在某个地方端详了很久,他摇了摇头说道:“往右一点。”

    赵荏苒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明白了些什么,她停了下来,忽然有些不想去找了。

    文韶华走向前,拉着她的手仔细的在一个地方感觉着,赵荏苒闭起了眼睛,轻轻说道:“这是“一。””

    “这是“起”。”

    ”这是“到”。”

    “这是“白”。”

    “这是“头”。”

    文韶华停下了下来,放下赵荏苒的手,又抚摸另一个地方,他轻轻擦去树干上的灰尘,极其小心的抹去树干上的青苔。

    他说道:“十二年了,树也粗了几分,但我们当初在这刻着的字还留着,你知道为什么吗?”

    赵荏苒歪着脑袋说道:“难道是因为当初我们用的刀子毕竟锋利。”

    文韶华微笑着说道:“不是,是因为我每年都会来这里一次,然后擦去灰尘,感受其中的痕迹,然后再想着你。”

    赵荏苒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她想哭,但是忍住了。

    文韶华说道:“一起到白头,谁也不许放手!”他笑了笑:“当初我就说这句话话太土,你非要这样写,现在是不是成了一个笑话?”

    赵荏苒哭了出来。

    文韶华又笑着说道:“我出钱建设那座桥的目的在哪?因为当年你指着那条河对我说过,一座城市可以有桥来连接,然后你问我,人心靠什么接触,我当时说的是靠感情。你又问我感情的线断了怎么办?”

    文韶华说到这里,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我说如果没了感情,那么只能靠体谅和宽容。你站在河边沉默了很久,然后笑着给我说,我们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分离好不好,我答应你的是好。”

    文韶华嘴角不再扬起,神情平静的说道:“是我先负了你,不是你的错。”

    赵荏苒眼睛通红,泪水不止。

    文韶华接着说道:“然后你说你以后有钱了一定要建造一座永远不会出事情,不会坍塌的桥,然后把你的名字刻在桥上,接着你还会让贫苦的人来桥上摆地摊,告诉整个世界,生活是最重要的事情。”

    赵荏苒看着文韶华,清风抚过绿叶,又抚过她的脸庞,路过她的泪水,却吹不断泪。

    文韶华说到此处,呼了一口气说道:“该你了。”

    赵荏苒流着泪,看着他,心想原来你什么都没有忘记。

    “那么,你为什么要骗我?”赵荏苒说道。

    文韶华看着她的眼睛说道:“骗在何处?”

    “秉游公司的那些绝密资料我只给过你,为什么资料会出现在叶小昭手里?”赵荏苒说道。

    文韶华心想这真是个天大的误会。

    他想要开口解释,赵荏苒却打断了他。

    赵荏苒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一个文档,然后她将手机对着文韶华说道:“你不用解释,这是你的秘书王宝静给我发来的你们行动计划,计划里写着由你出马从我这里拿到资料,然后彻底击败汉港。”

    文韶华看着那份熟悉的文件眉头皱了起来,没错,这文件是自己亲自拟定的,可为什么王宝静要如此做?

    稍一思付,他便知道了原因,王宝静原名叫文淑静,她是他的亲妹妹。

    他皱眉的原因是他很生气。

    他从此刻才知道了王宝静的想法,她不愿意自己和赵荏苒在一起。

    可为什么呢?为什么王宝静会用这种手段?

    文韶华说道:“你不准备听我解释?”

    赵荏苒流着眼泪说道:“你从头到尾都在骗我,都在骗我,你难道没想过我为什么会把资料给你?因为这是秉游在帮我试探你是否真心,本以为只要那些章还在叶小昭手里拿着,公司不会出什么事情,结果却因为试探你导致这件事情的发生,秉游说的对,我不该相信你,我不该相信你!”

    文韶华说道:“如果我说我没有欺骗你呢?”

    赵荏苒猛然抬起头,看着文韶华,目光充满恨意的说道:“接下来是不是会说服我,然后利用我去对付铁树组织?”

    文韶华听到这里便完没有了说话的兴趣。

    他的眉头挑的很高,他真的恼怒了起来。

    为什么王宝静什么事情都敢给赵荏苒说?

    赵荏苒看着文韶华说道:“是不是这样?”

    文韶华没有回答。

    赵荏苒再次问道:“你回答我,是不是这样?”

    文韶华看到赵荏苒这个样子,最终还是选择没有骗她。他说道:“是,没错,我准备让你帮我去对付铁树组织。”

    赵荏苒身体微晃了两下,她终于听到了这句话,然后目光柔弱了下来,进而变得了无生气,只是泪水还一直流着。

    “原来,我真的只是你的一个工具。”赵荏苒喃喃说道。

    文韶华此时很是平静,但是他的思绪却是飞速的运转着,因为他觉得这是一个局,一个针对他的局。

    他要想出一个办法破局。

    微风拂面而过,杨树花絮如飞雪一般洒落在两人身上,像是一副雪景。

    赵荏苒没有给他破局的时间,而且她本来不是局中人,她只是某个别人的手段。

    她跪了下来,对着文韶华磕了三个响头,磕头声沉闷,声声入耳,她抬起头来,泪水湿了整个脸庞,额头已渗出血迹。

    “文韶华,那些年的事情我真的完不知情,你失去了爸妈,我也是一样啊!算我求你,放过我好吗?要不要我去死?你说句话,你要是觉得可以,我现在就去死好不好?”

    此时虽然是晚上,但是时间还早,街头上行人纷纷,自从赵荏苒哭了起来开始,便有人不断的注意着他们,直到赵荏苒跪了下来,气氛达到了**,行人们停下了脚步,对着文韶华和赵荏苒指指点点,甚至更有人拿出手机拍起照片来。

    文韶华回顾四周,然后目光放在跪在自己身前的赵荏苒身上,忽然间他觉得真没意思。

    然后他又想着这是谁的局?为什么如此牢不可破?他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然后直接转身离去,同时留下一句话:“就这样吧,你我再不相见便罢。”

    赵荏苒跪在地上,看着远去的文韶华,她还在哭,然后这一瞬间,她忽然想起了十年前那副场景,和现在简直一模一样,只是这次他没再打自己。

    她心想,原来时间真的杀不死仇恨,就连抹平也做不到。

    ……

    ……

    文韶华回到了公司,此时王宝静还在公司处理着一些事情。

    他找到她,认真的说道:“为什么?”

    王宝静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着文韶华惊讶的说道:“老板,你的眼睛怎么红了,你刚刚哭了吗?”

    “为什么?”文韶华依旧看着王宝静问道。

    王宝静摇了摇头,站了起来,走到窗户旁边看着窗外的夜色说道:“我开心这个理由行不行?”

    文韶华站在她的身后,依旧还是问了那三个字。

    “为什么?”

    王宝静忽然回过头来,盯着文韶华,只说了一句话便也红了双眼。

    “赵荏苒近乎害死了我们家!”

    文韶华听到这句话,身躯有些颤抖,他的声音有些微弱的说道:“不是她,是她的父亲。”

    王宝静一字一句的说道:“父债子偿。”

    “可是……”文韶华看着王宝静,想要解释,但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几乎站在整个烟海城头上,现在为了一个女人竟然连话也不会说了?”王宝静说道。

    文韶华看着王宝静这幅模样,不由得心酸了起来,是自己无能,让自己的亲妹妹承受了这些不该她承受的事情。

    他很愧疚,他看着王宝静的眼睛,接着又别过了头,然后装作一副平静的样子。

    王宝静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办公室。

    她走后,窗外忽然又下起了雨,文韶华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他很久没有哭过了,所以哭的样子很奇怪,明明脸上没有表情,眼睛却流着泪水,接着他嘴角动了一下,哭着发出了声音,然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似乎整栋办公大楼都能听见他的哭声。

    王宝静站在门外,看着他的背影,看着他像个大男孩一样用袖子擦着眼泪,心想这些年,你是怎样熬过来的?然后她默默计算了一下日子,又心想今年你才三十岁,那么你头上的那些白发又是哪里来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