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5200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打造火影世界 > 番外—巫女的游戏
    木叶,日向宅邸。

    清早起床,大大姑娘,穿着衣服上茅房。

    吃过早饭,梳洗打扮,又和前来探望的婴儿肥小姑子聊了一阵后,天天做到窗口,望天发呆。

    偶尔揉揉肚子,偶尔揉揉酸疼的后腰。

    今天是个好日子,几个忍村在木叶联合举行了中忍考试,又在某位神秘富豪的资助下,这场考试被策划得空前豪华,前来现场观看的人据说挤满了整个赛场外围,连柱子上都挂满了人,盛大到即使在这幽闭的大宅也能隐约听到喧闹声。

    而她曾经的老师和队友,就是这场考试的主考官,凯是主考官,小李是督查,宁次负责抓作弊。

    天天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不然无法解释凯老师是怎么突然被钦定成主考官的。

    老师,队友,亲人,朋友,都在那边,但她却无法过去,只能坐在这里望天发呆,因为她怀孕了。

    是二胎。

    作为木叶第一大族,日向对自身血脉极其看中,为了防止发生婴儿被夺眼的事情发生,孕妇是不允许离开日向宅邸的。

    很无聊,不过天天有独特的解闷方法。

    晒足太阳,感觉身体舒适些,天天坐到特制的椅子前,身体后仰,调整到最舒适的姿势,按下椅子旁的开关。

    两根细细的树枝从下方伸出,贴近手臂向上滑行,最后在脖子后缠绕到一起,与此同时,天天眼前的视野骤变,房间内的陈设极速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虚幻与现实交织的诡异世界。

    对眼前的变化习以为常,天天熟练地拉出她想要的界面,意念沉入其中。

    “哈喽哈喽,各位小伙伴们大家早上好。”

    “六道在上,竟然开博了,主播真乃神人也,竟然敢和中忍考试抢流量,不愧是狗托。”

    “你不看比赛的嘛?”

    天天刚说完话,眼神立马飘出一道长长的弹幕,从这么长一段话和时间来看,这是个铁杆粉。

    这次中忍考试话题格外的足,忍界最强的两人与其孩子共同参加考试,还都顺利进入了决赛,人们真的很想看看这俩人是如何在赛场上打孩子的,或者想看看木叶会不会被他俩打没。

    而能在这时候守在直播间的,可以说是铁杆中的铁杆了。

    天天心里暖暖的“一场破比赛有什么好看的,你们不也没看嘛。”

    “不是,我来就是想问一句,主播代抽嘛。”

    “同问。”

    “加1。”

    “今天不抽了,上来就是想和你们聊聊天。”

    “不抽不看了,取关,看比赛去了。”

    “取关+1。”

    天天内心压抑许久的魂魄破体而出“喂!你们也太现实了吧!”

    “哈哈,就是这么现实。”

    和一群不认识的人开开心心聊着,期间不可避免聊到了比赛进度,和赛场预测,直到十点多,一股饥饿感从胃里袭来,视角内也出现了一个浅黄色的警告标志。

    作为忍者时期,她可以选择忍受着继续聊,但现在她已经不是一个人了,仿佛感觉到肚子里的孩子踹了一角提醒她补充营养,天天和观众告罪一声,并郑重提醒不许取关,天天断开了连接。

    起身来到厨房,将热水壶打开,刚走到储物柜前要打开,一张小小的便签映入眼中。

    不许吃速食,饿了冰箱里有做好的。

    切,不吃就不吃。

    关掉水壶,刚到冰箱门口,又是一张便签。

    不要凉吃,先加热。

    啊啊啊,你好烦啊!

    哼,虚情假意,变成现在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

    出不了门,又看不了比赛,又玩不了游戏,现在连吃饭都要被管制。

    好气哦。

    “蛞蝓仙人,帮我点一份味增拉面,再要两杯奶昔。”

    “是否加急。”蛞蝓大姐姐般的声音让天天情绪稳定了许多。

    “加急。”天天不假思索道,时间就是生命啊。

    靠着椅子将蛞蝓放置于肚皮上,和蛞蝓大眼瞪小眼等了片刻,一串风铃的脆响从窗外传来。

    “谁叫的666?”

    天天慢悠悠地撑起身子,挥挥手“四代大人,这里。”

    金光闪闪的人带着阳光般温暖的笑容,将拉面和奶昔放到桌子上“是天天啊,说了多少次,不要叫我四代了,我都不当火影好多年了,你别动啦,放这里就可以了吧?”

    “可以可以,太麻烦您了,今天一定很忙吧。”

    “也不算忙,就是赛场那边的单子很多,你先吃吧,走了。”

    “再见,四代大人。”

    金色闪光一瞬而逝,在天天眼中留下一道残影。

    四代大人连送餐都如此帅气,难怪订单比别人多那么多。

    数十年的手艺将拉面的劲道与汤汁融合到了极致,天天一口就吃出了这是一乐亲手制作的,温热的汤汁吸进胃里,化作暖流流向四肢百骸,肚子里娃也不再踹肚子,天天拿起奶昔爆饮一大口。

    刚放下杯子,轰隆一声巨响,接着整栋房屋剧烈晃动,汤水四溅。

    天天本能地拿出卷轴,一口湛蓝色大碗直接扣住自己,用手电筒照亮漆黑的空间。

    找到小蛞蝓放在肚皮上让它检查身体,天天问道“蛞蝓仙人,发生什么了?”

    “赛场出意外了,有人袭击了赛场。”

    “宁次呢,宁次怎么样了!?”

    “他没事,准确地说,赛场零伤亡。”

    “那就好。”

    又过了几秒,当日向负责看守的族人冲上楼梯时,听到的是哀怨的悲鸣。

    “我的拉面啊!!”

    当晚,忙了一天,当一切平息后,天天决定和小伙伴们报个平安,刚上线,一行小字出现在视野内。

    致各位玩家,经本公司八年呕心沥血耗资800亿两熬制而成的最终幻想系列独立大型副本诸神黄昏即日起正式上线,满百级且二转成功的玩家可前往城镇内的独立n处申请进入副本,此副本难度较高,不建议独立探索…

    逗我的八年呕心沥血,你这游戏才运营几年啊,吹牛你也要基本法啊!

    关闭通知,天天轻车熟路地开启直播间。

    “哈喽哈喽,各位小伙伴们…”

    “主播没事吧?”

    “能有啥事,你没看新闻啊,零伤亡。”

    “就是,也不知道到底谁这么想不开,敢在那俩人总决赛时上去捣乱。”

    “不知道,新闻没说。”

    “新闻当然不能说,因为那帮记者也不知道是谁,我当时就在场,隐约就看到是两个人,刚出场就那俩变态一人踹了一脚,飞得那叫一个快,连个影儿我都没看清。”

    整个直播间聊得异常欢乐,天天也不时回答一些问题,不过她知道的也不多,全靠猜,因为宁次回来说他也没看清。

    太突然了,那俩人就好像商量好的一样,加满了状态玩小招,等袭击者过来瞬间开大。

    聊着聊着,直播间的内容逐渐聊到了新副本。

    “主播不去新副本嘛?”

    天天杵着头计算时间,说道“现在还玩不了。”

    “我懂,我懂,不过你可以先看看实况观战,想想该抽什么装备,顺便再帮我抽一份(坏笑)。”

    “加我一个。”

    “装备哪有那么好抽啊。”嘴上说着,天天拉出之前的公告,下拉一阵,找到了进入实况观战的方法,并按照操作提示进入。

    刚进入,右上角一张大大的排行榜占据了大片视野。

    第一名我巫女呀积分8457分。

    第二名小泉纯一郎积分233分。

    ……

    “我的巫女大小姐还是那么猛。”

    “都闪开,我尿毒症晚期,让我先来。”

    积分差距如此之大,天天忍不住点击第一名的标签,想看看她是怎么操作的。

    视野拉近,弹幕顿时炸了。

    “夭寿了,不到残血不会玩的巫女大小姐竟然满血秀操作了!”

    “还有这种操作。”

    “这操作学不来。”

    “垃圾,我上也行。”

    “垃圾,全游戏唯一一个开启百分百模拟度的,游戏里死了就是真死,玩命打出来的操作,你上你也行?你先开个百分百模拟度我看看。”

    “我嫌那八十多道手续太麻烦,不想开。”

    “直接说自己垃圾就完了。”

    天天看着弹幕若有所思,巫女这么玩,是不是说明她感觉对面的敌人很强…

    擦边就死啊!

    此时,鬼之国宫殿内,全身被藤蔓包裹巫女欲哭无泪。

    本以为一个简单的副本,谁知道这就是噩梦的开始,摸摸索索刚找到第一个小怪就猛的一批,要不是她提醒的早就团灭了。

    “治疗不用管血量,注意查克拉恢复。”

    “前排配合我拉稳仇恨。”

    一道道指令从巫女嘴里说出,此时的紫苑已经放弃正面对敌了,全心全意抓指挥,她从交手开始就在这么干了。

    而那些亮瞎眼的操作,真是她打出来的。

    只不过不是现在的她。

    一共六个敌人,血条全是问号,超强的恢复,打伤秒速愈合,奇特的爆发,标配的轮回眼,每个还附带独立技能,紫苑感觉这就是运营商设计出来恶心他们的,到现在为之,历时八个小时,他们才攻略两个。

    而这两个还只是兵级别的,对面的b正不动如山的坐在那张漂浮的椅子上闭目养神。

    后方,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鸣人滋溜着茶水“我这军队怎么样?”

    旁边的人说道“蝼蚁一般。”

    “但他们是一群不惧生死,永不停歇的蝼蚁。”

    说完,鸣人又说道“现在前锋有了,就是缺少一位将军,那边坐着那个是你们一族的强者吧,正好可以让我们的将军练练手。”

    “乐意至极。”一旁研究数据的二人走出来一个,直接拍在地板上。

    “秽土转生之术!”

    棺木钻地而出,平稳后棺材板瞬间爆炸。

    “你们竟然还敢叫我!”

    啪,一瓶药剂摔在他身上,秽土转生的身体升起灼灼白烟,眼睛却去镜子般破碎。

    “你的东西,拿去吧。”鸣人推过去一个小瓷瓶,走几步,望向那个坐着的人。

    “感知到了吧,那远超初代火影的气势,那一位,是神。”

    “神?哈哈哈!”

    铠甲抖动哗啦作响。

    宇智波斑和他胸口的柱间都笑了。

    再一回头,他笑不出来了。